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灵异悬疑

亢龙寻道
分类: 灵异悬疑 作者: 鸿哥iouyh福
更新:2018-10-31 状态:完本 字数:132.0万字

简介: 《疯神记》的兄弟篇。讲述志同道合,兄弟齐心,人际间分合际遇无一不是衡量着抉择的耐磨度,在众多可圈可点的经历里获得重生。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寒夜

2014年2月14日,甲午年正月初十五,元宵佳节,西方情人节,人们仍沉浸在春节期间喜庆的氛围之中,天色已晚,寒气逼人,家家户户都已关紧门窗躲在自个小窝里享受年节最后一天的安逸,整个热闹的长街上稀稀落落,急匆匆地走着为数不多行人或奔跑着孤零零的几辆车,他(她)们有的往家赶,有的奔赴狂欢聚集地。。。。。。

不久,整个繁华市区主干道便静默下来,只有两旁的行道树和被风吹起的节日彩条和塑料袋打着旋飘舞着。

数条黑影从街角钻了出来,昏黄的路灯映照着他们的身影,看似清一色的壮年男子,还真是一伙汉子,纯爷们,他们身手矫捷,翻越隔开左右的中间隔离栏,快步插进对面的小巷内。速度极快,还没等醒过神来,已没入黑暗当中,好奇的梧桐树、芒果树、玉兰树不禁在心中发问,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呢?

无声无息穿梭在小巷里弄的正是鸿哥、鲁志松和随行朋友们,此行目的是当地的一所大学校园,寻访虎爷而来。他手中拥有不少可供参考研究的资料,更加可贵的是他拥有一所实验室,可以制造出特定设备和取得、配制市面上稀缺的原料,这趟行程是有价值,有目的性的。所以,众人从网上下线,在该市火车站汇合,然后组队前来。

狭长的小巷脏兮兮的,散发着地下阴沟发霉发臭的味道,两面墙壁根都已长满了青苔,路上行人内急在边上留下的污迹也到处可见,他们小心地避开,快步奔行。没有半句语言交流,个个很具有理性,任何心血来潮的多余脑残举止全无。

穿越了大约百多米的巷子,他们在一处四面高墙的开阔地停住脚步,这是一处小坪,墙高4-5米,厚实的砖块垒成,而且已有不少年代,剥落的白灰刷的皮都粉粉的,墙头的狗尾巴草、仙人掌、破啤酒瓶和倒埋的玻璃渣警惕地盯视来人。

鸿哥从怀中的衣袋掏出一小纸片,借着微弱的住家透射出来的灯光查看着几处人家的号码牌,鲁志松不耐烦地道:“看嘛,这么大的铁门没瞧见吗?”

众人友好地发出轻微的笑声,鸿哥也尴尬地收起小纸片,随着鲁志松到了校园边侧大铁门前,自我解嘲道:“嗯,太一丝不苟也不是坏事,但今后得注意灵活性。”

旁边一位同行的伙伴掏出手机拨通了虎爷号码,“我要飞得更高。。。。。。”的彩铃在幽静的校园后院门口响彻着,而且有回音,不仅如此,随着铃声越来越近,脚步声从大铁门的另一边传来。

虎爷一手拿着手机,一手从裤兜里拿出一把钥匙出来,他小声地道:“别打了,我等你们很久,快进来吧。”此时大铁门已被推开,众人鱼贯而入。

哈,虎爷比在视频中看的要年轻许多,精神奕奕,只是头发有些谢顶。他打量了来人,招呼大家往他的单身宿舍前去,保持静默,紧随虎爷的脚步绕过校园的操场,进入教职工宿舍楼里。

虎爷年龄27岁,体态肥肿,个子在165CM左右,听说是拿了几个不知是啥的学位,目前被留校作为助教,前途一片光明,但出于共同爱好,在网络交结了鸿哥他们,意气相投,他算是该群中学历最高的人物,和其他人自封的杂七杂八的专项学位程度相比,公信力较硬,这次是网友第一次见面,他不敢轻慢,于寒冷的露天等候了近一个小时多,让人们很是感动。

而拨打他手机的是其玩网络游戏中的一名战友,叫花豹,长年累月的战斗生涯里,建立了充分的信任,他们之间交换手机号码是肯定要有的,但不禁让人对虎爷的精力充沛产生由衷的佩服,因为他沉迷网络,竟还可以斩获不少学位。

花豹长得五短三粗,几乎是潘长江同一型号,比其年轻很多,是他到车站接众人的。

虎爷向他询问佛光普照为何没来,佛管普照也是一个人的名号,他与花豹、虎爷是很熟悉的,鸿哥他们也认识,这个人十分厌恶暴力,不管是正义的和非正义的,统统视为心魔作祟,经常给群里的人讲解佛经道理,可没有一个人可以完整记下他究竟讲什么。

花豹听到虎爷问话,不免哈哈一笑,都是熟悉的兄弟们,他便毫不隐晦地告知,佛管普照前几天由于嫖娼被“扫黄打非”行动给逮了个现行,如今蹲在拘留所里,花豹去帮他交了罚款,现在正在闭门忏悔已过。

“唉,少了他真是有些不习惯。”鲁志松感叹地道,因为虎爷和佛管普照等几人是整个群里的理论体系的建造者,虽然有些神神叨叨的,可对众人的行事起着指导者的作用。所有的人大都用着网名交往,唯有鲁志松一如既往以实名对人,也属异类之辈,他对佛管普照很具有好感,闻听他身陷囹圄,为之惋惜。

“算了,你这考古教授别在这为古人流泪了,赶紧进门,外头冻死了。”后边的专暴菊花和亚特兰蒂斯推着鲁志松进门,虎爷立刻把房门关了,房间面积不大,只是十几平方,一厅一卧一厨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人们坐到沙发上,搓揉着冰冷的手脚,脱下外套,感受室内温暖。把自个埋在软绵绵的布艺沙发里间,又大又宽阔,客厅就一大长沙发,完全可以当床铺,两边是单人位的沙发,中间摆在红木打造的茶几,五六个人一进来,都快没有立锥之地。可现在谁也不想挪一挪屁股。

太舒服了,赞叹虎爷懂得生活之余,看着虎爷忙上忙下,但大伙都没心没肺地等候并猜想着虎爷会拿出什么来招待远来之朋。

果然,虎爷擦好茶几,洗净杯子,一一摆放在人们眼前茶几上,然后从卧室里翻出一瓶老白干,殷勤地为客人们倒满。看着这伙人还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有些着怒,瞪起眼珠子道:“干,为我们的相聚,顺便说声新年好!”说完手中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见到虎爷脸上的一丝不快,人们才懒洋洋的的各自抓取眼前的酒杯,随着虎爷一样,一口闷,然后互道“新春快乐”

饮尽杯中酒,虎爷把身后的长柜抽屉拉开,露出里边的锅碗瓢盆,比划着台面上的几包面粉说道:“这是元宵粉,你们几个搓搓揉揉,凑合着吃,热热身子。实验室我就不带多人去了,鲁志松,你和我去即可。”。

这时,精力充沛却丝毫不会客气的亚特兰蒂斯从其旁边的里卧发现了什么,过去翻找出来,顿时哈哈大笑道:“虎爷,没想到你竟爱这个调调,藏了一张美女画皮啊,嘻嘻。。。。。。。”人们定睛一看,哦,是个折叠起来的充气娃娃。

“放回去,你这家伙,别窥探他人隐私。”花豹不满地对亚特兰蒂斯道。虎爷倒是很有气度自然地道:“没事,闲暇时娱乐玩意,太没空了。”,“嗯,安全方便又卫生,而且不留后患。”专暴菊花赞赏地说着。

鸿哥赶忙打住他们间的评鉴聊天,对亚特兰蒂斯说:“请把虎爷的“老婆”放回原处,私人物品勿乱动,虎爷别担心,我们会看着,不让这小子在你家翻箱倒柜的,快点带鲁志松去把东西全拿来,我有点迫不及待,想见识见识一番。”

虎爷点点头,招呼着鲁志松和他一块去实验室取物品,鲁志松懒洋洋地穿上刚脱下的外套,很不情愿从温暖的沙发怀抱中拔出身躯,随着虎爷出了大门。

冻,从手指尖到掌心都冰凉冰凉的,刺骨霜冻之气从足底透进裤管,瞬时游走遍了全身,刚刚灌下的烧酒,使得身体才有些发烫变软,顷刻又僵硬起来了。尽管裹得厚厚的衣物,却还是有如着赤裸身子处在雪窟之中,哆哆嗦嗦,跺了跺脚,面对鬼天气,伸展了双臂,打打拳,热气从心中涌出,抵御着。二人很快消失在严寒的夜色中,剩下几人立刻把门户关紧。

“洗手、拿盆、倒水、和面。。。。。。”花豹指挥着屋里的人们,准备捏元宵吃,专暴菊花看着很快烧开正沸腾的电磁炉上的水盆,不屑地道:“什么啊,今晚就招待我们吃这个,小家子气,亚特兰蒂斯,你和我到外边去买点酒食来。”说完随便从堆成堆的外套中捡起一件扔给了正在揉元宵的亚特兰蒂斯,一个不小心,外套的衣袖打到炉灶上的沸腾热水里,溅起的开水,烫着旁边几个人,“哇哇。。。。。。”怪叫一片。“那是我的衣服。”鸿哥心疼地道。

专暴菊花抱歉地对他们示了示意,表达实属出于无心之失,亚特兰蒂斯把外套还给了鸿哥,自个站起来走到衣物堆里找出外衣来,面对大伙道:“我和菊花哥到外边给大伙筹办酒席去,节末、网友聚会不能只让人们清淡地吃汤圆玩啊。”说完便挽着专暴菊花的胳膊朝外头走。

“等等。。。。。。”花豹和鸿哥叫住他俩,正掏皮夹要凑份子,他二人摆摆手,直接出了门,顺手把门给关了。

屋里就只有花豹和鸿哥两人,看着半完工的元宵粉团,花豹道:“还是等他们都到齐了,再搓丸子下去吧,就让它们发发酵。”讲话中,顺手找了个盖板遮住了。

鸿哥把桌面清理下,取出茶具,准备泡茶。花豹边玩手机边寻找在周边的好友,突然,对正忙碌中的鸿哥大叫道:“有个熟悉的目标在接近我们,看来她是发现了我,赶紧地,护驾!”鸿哥奇怪的一瞧他的手机里定位人物,哦,是小蝶这厮,没办法了,俩人全在她的“攻击范围”中,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悬疑小说 完结的悬疑小说 悬疑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