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科幻末世

漂流教室
分类: 科幻末世 作者: 浙三爷
更新:2018-06-11 状态:完本 字数:206.63万字

简介: 学校里有个不存在的教室,而我走进去了。破旧的墙壁,发黄的灯丝,阴气浓郁的学生们与老师。我走不掉,逃不掉,只能留在这不存在的教室。我称呼它为……鬼教室。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不存在的教室

那时是午夜十点,我和女友张丽还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玩耍,当然玩的也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们奋战了约摸一个小时,张丽终于说不要了,因为寝室的门快关了,如果再不回去的话,恐怕就要被宿管大妈一顿说。

我虽然觉得遗憾,但也知道分寸,就穿好了衣服,说送张丽回宿舍。

小树林离宿舍有一点远,这是教学楼角落的一个小树林,平时根本就没人来,因为学校在这里建了一个个铁皮围墙不让学生进来,今天我和张丽是实在忍不住了,就偷偷翻了进来。

我们沿着小道往外走,出了小树林后,小道周边是一片空地,啥也没有,黑乎乎的。

我用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前面的路,张丽有一点怕黑,抱着我的胳膊跟我一起往外面走。

我摸了一下张丽,笑着跟她打趣:“这么怕黑的话,等周末了,我带你出去住。”

张丽点点头,这时候前面的路更黑了,张丽觉得害怕,把我的胳膊抱得更紧了。

夜里安静静的,一点风也没有,我们就这么沿着小道走。可这么走着的时候,却觉得有些奇怪了。

怎么走了这么久,也没有走到围墙那里?刚才我们从围墙到小树林的时候,也就花了一分钟左右,可现在都走了三分钟了,我们还是没走出这条小道。

“李河,我们……会不会是迷路了?”张丽的声音有一点打颤,女孩都很害怕这种黑乎乎的环境。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不要害怕,不过我心里也有点纳闷,这小树林确实是有一点大,我们还真有可能走错路了,毕竟天这么黑。

“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张丽忽然开口跟我问道。

我看了看四周,都是黑乎乎的空地,没啥特殊情况,就摇了摇头。

张丽指着天空,她小声说道:“这么大个月亮,照理说不用手电筒也能看得很清楚,这儿怎么就这么黑呢?”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觉得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儿。今天的月亮很明亮,但是这儿的路确实就黑得让人根本看不清,我下意识往后看了看,顿时吓得我魂都要掉了。

我们后面的路没有了,完全就是一副黑乎乎的感觉,让人不知道那儿是什么。这就好像在深山里的夜晚一样,前面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根本无法知道这一脚能不能踩实了,也许踩一脚是土地,也许踩一脚——掉洞里去了。

现在我们后面的路,就给人这么一种感觉,黑压压一片,让人不敢再去走一次。

可我们刚刚才走过那条小道,这小道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因为害怕,身体吓得抖了一下,这让张丽更害怕了。她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我看不清她的脸,她的声音发抖地很厉害:“干嘛呢?”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不敢跟她说后面的路没了,不然这丫头非得吓得昏过去。这时候我想起我妈以前跟我说过的话,她说小时候和同伴在山里的时候遇到过鬼,那时候在她眼前明明有一条完整的道路,但面前就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墙挡着她俩一样,怎么也走不过去。她们觉得很害怕,就转身离开了。

我这种情况却让我很难堪,前面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而后面的路却直接就没了,这连后退都没办法!我只能握着张丽的手,心里想着再往前面走走,这地儿就这么大,一直直走的话,肯定能走到头。

张丽这时候低着头不敢看路,只知道抱着我的手臂走路。我壮着胆子往前继续走,走了约摸五六分钟,终于走到头了,但这儿并不是围墙,而是一个教室。

张丽这时候抬起头,她看见面前的教室有些疑惑:“学校啥时候有这个教室了?”

我们这只是一个野鸡大学,地方不大,所以学生们对学校的环境可以说非常清楚。可现在我们面前忽然多了个教室,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啊呀!你看!”

张丽这时候忽然叫了一声,她把手指向右边,我朝右边看去,顿时吓得腿都发抖了!

一个篮球框架子,看着还特别眼熟!

我顿时头皮发麻,张丽也害怕地紧紧抱着我,这里分明就是篮球场,就在教学楼的旁边。我们是什么时候走到这儿来的?因为这一路走过来,我们根本就没有碰到铁皮围墙!

最渗人的是,这篮球场我们是经常来的,怎么一夜之间,凭空多出个教室了?

人最害怕的就是未知事物,而当人们在碰到未知事物的时候,第一时间并不是想到立马要逃,而是会被强大的好奇心给占据。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想搞明白那未知事物到底是什么,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害怕,因为到时候未知事物就变成已知事物了。

我好奇地看着面前的教室,这教室是一个独立体,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教室,没有隔壁班,没有二楼,只是一个平房教室。

教室的前门和后门全都半开着,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要么就全部打开,要么就直接关上,这前后两个门都开一半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疑惑,想往教室那边走,张丽急忙拉着我的胳膊,她害怕地说道:“别去了……要是……有……有……怎么办?”

我知道她想说要是有鬼怎么办,但我觉得心里那种好奇心已经让我全身沸腾了。我觉得这有可能是学校搭起来的临时房,也许并不是传统盖起来的房子,至于是不是,只要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张丽很害怕,她不敢和我一起进来,就站在外面等着我。我走到那教室前门,里面也是黑乎乎的,让人什么都看不清,我想把门推开,但一推就觉得很奇怪。

这门晃悠了一下,愣是推不进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门后面躲着个人,硬是不让人把门打开一样。这时候我觉得有些害怕了,这门后面肯定有人,也有可能不是人,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是没胆子去验证了。

我转过头想叫张丽一起回去,结果等我回过头来顿时傻了。

张丽不见了,路也不见了!

就好像之前走的小道一样,只要是已经走过的路,一下子都不见了。

“张丽……张丽……”

我小声地叫着张丽的名字,但就是没人应我,看来她是真的不见了。

我吞了口口水,教室安静得让人害怕,我甚至可以听见自己极快的心脏跳动声。这个时候了,我只能进入教室了。

我伸手往旁边的墙壁摸了摸,果然摸到了开关。我立马放心了,急忙打开了开关。因为只要有光亮存在,人的胆子就会大很多。

“啪!”

开关的声音很清脆,我面前顿时亮起了一道光芒。可这个灯光却是黄色的,我看了看灯泡,发现果然是那种老式灯泡。教室被照得黄黄的,墙壁看着很破旧古老。

我现在是完全慌了,这教室根本不是临时房,甚至看着已经有一些年头了。

一个教室,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我面前!

灯光很暗,我心里觉得更渗人了,这光亮没有给我带来一丝好处,反而让我的心更加害怕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后背忽然传来了一道力量,好像是有人把我推进来了一样。我往前跑了两步才没摔倒,差点撞在讲台上。

“砰!”

这一刹那,教室的两个门全都关上了,我吓得立即尿了出来,是真尿了,裤裆那热乎乎一片。我急忙跑到门旁边,却发现这门仿佛上锁了一般,怎么都打不开!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惊恐地朝教室四周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那脚步声一直在我耳边回荡。

那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浑身发抖,咬着嘴唇不敢说话。而这个时候,脚步声已经到了我的身边,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

可让我惊讶的是,那脚步声又响起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朝着黑板走去。我下意识看了看黑板,发现黑板上写着许许多多的人名。

“天……”

我差点发出一声惊呼,因为那脚步声在讲台停下来了,而这个时候,粉笔盒里的一个白色粉笔竟然直接飘了起来,就好像被隐形人拿着一样。

绝对是遇鬼了……绝对是遇鬼了!

那隐形人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起了字来,我惊恐地看着黑板上的字,一横,一竖,一撇……

这……这是……

李!我忽然感觉出来了,它是要写我的名字!

为什么……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

它写得很慢,但是很有力,当然这一切也就几秒钟功夫。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灯光越来越亮,犹如日光灯一样明亮,教室里看着忽然有点朝气蓬勃的感觉。

一横,最后一笔……

黑板上,李河两个字终于写完了,这个时候,教室里仿佛变魔术一般,我面前忽然凭空出现了几十个学生坐在位子上!

怎么回事!

学生们手里都拿着书本,认真地复习,可让我惊恐的是,这些学生脸色苍白,他们的眼睛竟然只有瞳孔,没有眼白……

我急忙朝讲台看去,此时讲台上站着女教师,她的脸色比谁都要苍白,而她此时正对着我笑,她那眼睛与学生们一样,都是黑黑地一片,完全看不到半点眼白。

我浑身发抖,腿已经彻底软了,惊恐的我坐在了地上。

我的脑海里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词,让我无法恢复平静……

鬼教室。

第二章她还会来的

在这极为恐惧的情况下,我直接昏了过去。而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保健室,张丽一直陪在我的旁边。

“李河,你醒了。”张丽见我醒来,立马就把我扶了起来,然后拿起一杯水往我嘴里灌。我也觉得口干舌燥,喝了满满一杯水才缓过劲来。

我问张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脸色变得很苍白,眉目间透露着恐惧:“昨天你往那教室走,等你走进去后,那教室忽然就不见了,我在旁边吓傻了,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我们都躺在篮球场上,我就把你扶回来了。”

我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没事的。我哆哆嗦嗦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放在嘴里点燃,而老师这时候进来说保健室不能抽烟,我就挥挥手说自己立马要走了。

“李河……”我们出来的时候,张丽还一直抓着我的胳膊,“我们昨天……是……是遇鬼了吧?”

我心一沉,这个时候如果说那不是遇鬼,打死我都不信,就点了点头。张丽虽然早就这么猜想了,但等我也点头后,她变得更加恐惧:“不会被缠上吧?要不……报警吧?”

我苦笑一下,说报警能有什么用,到时候人家肯定先把我们当神经病捉起来。张丽也觉得难受,就问要不要找道士和尚什么的,我说那些都是骗子,这年头神棍特别多,不能乱相信。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我妈,她以前也遇过鬼,而且都说山里人经常见到鬼,肯定有很多土办法。我就拿出手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问她怎么办。

我妈在听我说了之后,她吓得身体也发抖了,让我急忙回家,因为说不定就要被鬼给缠上。我就很惊讶,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她说知道个球,赶紧回来躲着,而且让我别逞强,千万要回来。

我和张丽对视一眼,我是本地人,家离大学真不远,坐车也就一个小时。但张丽是外省人,去她家估计要坐车七八个小时才行。于是我问我妈能不能把女朋友也带回去,因为我俩都见鬼了。

我妈同意了,然后说要去问问我外婆外公,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出了这档事,我和张丽当然也不敢逞强,毕竟都已经亲眼见到鬼了。我们索性也不上课了,跟自己的同学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出校门去打车了。

一路上张丽都很害怕,一方面是怕学校里的事情,一方面是见我父母。不过等公交车开出一半多路程的时候,她心情也是好多了。

我们到家之后,我妈也在家里,想必是为了我不去上班了。一见到我,母亲就拉着我的手摸我额头,生怕我生大病啥的。

张丽乖巧地叫了一声阿姨好,母亲也回应了一下,不过满脸都是担忧。我们进屋之后,她叨叨絮絮跟我说道:“你外婆也说没办法,我就给你舅舅打电话,想着他做生意认识的朋友多。然后他说认识一个挺有本事的能帮你看看。我说那让这人过来,他却跟我说让我先给那先生打定金,不然那先生不过来。你大舅舅对你一直不太好,你小的时候他每年都只给你一百块钱压岁钱,明明他每年都赚几百万,他是不把你当外甥看。你知道他没孩子,我跟他说以后你就相当于他儿子,是会照顾他的,让他对你好点,可他还是这德性。等他以后老了,你也别给他养老……”

我拍了拍额头,打断了母亲的话:“那到底怎么样?”

“我打了五千块钱……”母亲翻了个白眼,然后就去厨房切菜,张丽急忙跑去帮忙。母亲一边切菜,一边唠叨,“小时候读书就读不好,现在考了这么个大学,一年学费就要几万块钱。现在刚读两年就遇鬼了,要是不去读书了,还要浪费多少学费?就是这次解决了,我也要给那人很多钱,我刚才给你爸打电话,他说不管你也不行,说家里还存着十几万先用用。我就说你解决了又能怎么样,以后毕业了还是要我们帮你找工作。”

我给母亲说得心烦意乱,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还能跟我唠叨,看来我果然是亲生的。因为觉得心烦,我点了根烟,这时候母亲往外面看了一眼,不开心地说道:“没钱还抽烟,到时候得肺癌了看谁救你。”

“你就别咒我了,我将来还要给你养老。”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声,然后就回房间了,只留张丽跟母亲在厨房说话。

我在房间里打了一会儿游戏,外面就响起了门铃声,想必是那先生来了。我急忙往外面跑去,打开门后,看见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站在门口。

“你是?”

我一下子觉得有些疑惑,而中年人给我递来了一张名片:“你好。”

我拿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周天纹道士,看风水,算命,起名,改名,算吉日,入葬。

我立马就觉得很无语,都说现在道士和尚很赚钱果然是没错,这周天纹虽然是个道士但不穿道袍,整得跟个生意人似的。而母亲这时候来了,急忙把周天纹迎进来。

我招呼周天纹坐沙发上,然后给他倒了杯水。周天纹就一直看着我和张丽,他看了一分多钟,然后一拍大腿说道:“你们这是遇鬼了,印堂发黑啊!”

我翻了个白眼,要不是遇鬼了还叫你干什么?于是我就坐在沙发上,跟周天纹说了一下昨天的事情。

周天纹听过之后,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们这是走了鬼路,不过你一个小伙子阳气挺足,怎么会走到鬼路上?昨天晚上,你有没有……?”

我一听就明白了,原本想撒个谎,不过觉得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就只好老实说做了三次。

母亲一听又开始唠叨了,说我在大学也不好好读书,整天就想着不要脸的事情。到时候要是弄出了孩子,看我跟张丽怎么整。张丽满脸通红不敢说话,而周天纹说道:“那就是了,这精是男人之根本,你连续三次,阳气肯定少了很多。而你女友大补,可以说是阴气十足,这男阳女阴,你失去了阳气,又补了她的阴气,所以就走到鬼路上了。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他从口袋里拿出个苹果手机,我暗叹这当道士的果然有钱。随后他打了个电话,与电话那头的人聊了几句,说的全是我听不懂的方言,然后他挂了电话,跟我们说道:“我跟在这儿住了很久的老朋友问了一下,那个学校确实死过人。他说是教学楼起火,把一个班的学生都烧死了。不过这肯定不靠谱,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一场火,怎么可能把全班人都烧死,他们完全可以从窗户逃出来。”

我对那些人是怎么死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焦急地问道:“我就想知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今晚你还会碰到……”周天纹一句话就把我吓得够呛,“你那时候走进了教室,老师又在黑板上写了你的名字,肯定是把你当教室里的一员了。今晚你要是不去上课,那老师肯定会来找你。”

我焦急地问那该怎么办,总不能真让我在那鬼教室里上课,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周天纹沉思了一会儿,道:“你这事情吧,还真不好办,他们一直留在那里,肯定是死于非命,心里还有怨气。更何况这数量这么多,我也没法招惹。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你要是在那里待到毕业之后,他们就会放你走了。”

“毕业个球!”我一心急直接爆了粗口,“娘的你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就别说这么多废话!”

听我爆粗口,周天纹也不生气,他在口袋里摸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个黑乎乎的球给我:“晚上把这个泡了喝汤,喝了之后别把它丢掉,一共可以泡十次,每天一次。这样你阴气较足,那些鬼还是会把你当同伴,如果你阳气足的话,那恐怕就真的遭殃了。收你一万块钱,不过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给,没关系,你们还会找我要第二次,到时候一起把钱收了就是。”

母亲一听就傻眼了:“一天一千块钱,这读完还要两年,我们哪有这么多钱。”

周天纹摆了摆手,他笑道:“不用,等服用次数多了,阳气自然也就弱下来了,那时候就可以停用。说到底,应该也就花个五六万块钱,小伙子,你现在不相信我的话,等晚上的时候,你就什么都相信了。不过你记住了,为了你跑到这里来的那个女鬼,可不像昨天这么友善。对了,你有一点要记住,就是千万千万不要和他们搭话,鬼和人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一旦你开口说话,就什么都完蛋了。”

我傻傻地看着似笑非笑的周天纹,心里没来由感到了一阵恐慌。

不像昨天这么友善……是什么意思?

第三章惊悚一波接一波

当周天纹走后,张丽也离开了,因为周天纹说得很清楚,那群东西盯上的是我,而不是张丽。为了安全,张丽自然不会选择留在我这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害怕。

这一天我都过得恍恍惚惚,等晚上吃完饭后,母亲端来了一壶开水,让我把周天纹留下来的那个黑乎乎的球给泡了喝。

我虽然对周天纹还要我留在鬼教室感到不满,但根据他所说,这好歹是我的救命物品,所以也没用矫情,将这黑球放进了碗里,然后倒入开水。

当开水淋在这黑球上的时候,水竟然改变了颜色。让人感到惊异的并不是变成黑色,而是成为了鲜红的红色,犹如鲜血一般。我看得有些渗人,然后叹了口气,跟母亲说道:“老妈,你今晚去朋友那里睡吧。”

母亲听得一愣,随后又想跟我唠叨,我握住了母亲的手,认真地说道:“那先生也说了,这东西可以让我暂时看着像鬼,你却不能。他讲得很清楚,如果身上有阳气的话,这鬼就要疯狂地对付人了。反正我没事儿,你就去朋友那睡一晚,要是你留在这里,就不太好办了。”

母亲抿了抿嘴,也不再说什么了,就吩咐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害怕,就把灯都开着,然后说晚上去打麻将。

我捧起那碗水,随后就一饮而尽,这水的味道不咋地,有点腥味,但不是特别浓厚。神奇的是我喝下的明明是热水,但到了肚子里却冰凉凉的,犹如喝了冷饮一样。母亲这才放心地出了门,我则是在餐桌旁发呆了一会儿,然后回房间打游戏。

因为很害怕,我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然后就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分散注意力。当然我还是怕啊,短短两个小时,一整包烟就被我给抽完了,我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包接着抽,但感觉怎么抽都不能让心情放松下来。

“咚……咚……咚……”

这个时候忽然有声音响起,我愣了一下,这是家里时钟的声音。我停止了游戏,像个傻子一样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数着时钟的声音。

十一下。

已经是夜晚十一点了。

我没来由感到了一阵恐慌,昨天是十一点的时候进入的鬼教室,我的脑子里没来由想到了子时这个词。都说子时是鬼魂最容易出现的时候,那是不是代表那女鬼快来了?

不管了!

我一咬牙,继续打游戏,谁知道那周天纹说得是真是假,也许小爷我命大,一点事儿都不会发生呢?

我将全部身心都沉迷于游戏里,也许是喝了那黑球泡水的关系,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冷,神情也是越来越恍惚。等我再打完几局游戏,已经是十二点了,我松了口气,都已经这么晚了,那鬼魂应该是不打算过来了。

由于长时间打游戏,我头昏得很厉害,所以我想回床上躺一躺。于是我站起来转过身,随后就愣住了……

黑漆漆的瞳孔,极为苍白的肤色,一块块的尸斑……

这……这……

女鬼教师竟然一直在我的身后,我却根本没注意到!此时我从头凉到了脚,怪不得觉得身体越来越冷,有一个鬼一直都在我的身后,我能觉得不冷吗?

我的心跳加速到了极致,与女鬼教师就这么对视着。这时我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她长相一般,但因为脸色实在太苍白,让人看着十分恐惧。她穿着一身职业装,脚下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然而在看到那高跟鞋的时候,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她的脚踮得很厉害,简直就是只用一个大脚趾的尖头支撑着自己的重量。她就这么用黑漆漆的瞳孔看着我,一脸平静。

我想起周天纹交代的事情,便就这么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与女鬼教师对视。

“呵……呼……呵……呼……”

忽然间,女鬼教师笑了,看着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随后她忽然张大了嘴,那嘴巴长得极大,她的嘴角一下子砰地裂开!

而她还在笑,还在笑!

她那嘴巴变得越来越大,我清楚地看见她的脸蛋已经完全裂开了,鲜血和碎肉一下子爆裂开来,那嘴角裂开的地方极为不平整,粘稠的液体夹带着血液滴在地上,我的心也凉了大半。

“撕……滋……滋……”

房间里现在只充斥着她脸蛋裂开的声音,那是皮肉被撕开的声音。她保持着笑容,所以那裂痕越来越大,终于那裂痕一直到了她的耳朵根,此时的她看着极为恐怖,要说她那破损的嘴巴大得能塞下一个足球我觉得都不夸张。

我害怕地抓住了椅子,她是不是打算吃掉我?如果是的话,我一定要奋力反击才行。

忽然她不笑了,她闭上了嘴,但那脸颊已经是破得面目全非,她的牙齿与牙根暴露在外,粘稠的鲜红液体也一直流下来。

她开口了,她的声音非常沙哑,就好像一连抽了两包烟一样:“不肯上课,跑来打游戏了……跟我回去……”

我真想大声告诉她找错人了,我要读的是朝气蓬勃阳光灿烂的教室,不是那个阴森恐怖的鬼教室!

她超前走了两步,随后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朝外走去。她的手极为冰冷,就好像冰块一般。然而比冰块还要恐怖的是,这股冰冷竟然直接穿透我的皮肤,到了我的手臂里面,使得我全身都凉了起来。我急忙抽开了手低着头,但还是跟着女鬼教师走。她看了看我,但也没有说什么。

我们走出了家门,可等走出家门一刹那我愣住了……因为……这竟然是那条小道!

是我当初从小树林走出来的那条小道!

这是怎么回事?鬼遮眼?反正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瞬间移动,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个推想,这鬼教室是不是在某个时间段,然后受某方面影响,再加上一些未知因素才能走进去的?

我们顺着这条小道继续走,女鬼教师走路跟正常人很不一样,她那脚尖依然踮着,走路的时候好像极为怕冷一样把脖子给缩着,肩膀抬得非常高。她与其说是在走路,不如说是拖着脚尖在滑行,一下子很快,一下子很慢,有时候到我前面去了,有时候在后面跟着我。

还是跟昨天一样,我们走到了鬼教室前。这一次灯已经亮了,我跟着女鬼教师走进了教室,那些鬼学生们依然在安静地读书。鬼教师指了指一个空位要我去坐下,我只能害怕又乖巧地朝那边走去。

就像周天纹说的那样,我已经躲不掉了。

我害怕地坐在位子上,我的同桌是一个女孩,就如大部分学校安排一样。可惜的是我根本就感受不到一丝欢喜,因为坐在我旁边的是鬼,不是人。

同桌转过头,对我友好地笑了笑,她的眼睛很大,足足有鸡蛋这么大,眼皮就这么耸拉下来。我也只能很勉强地笑了笑,这时候我闻到了一股臭味,那臭味是从下方传来的。我好奇地往下方看了看,吓得我差点叫了出来!

这女同桌没穿裤子,连一条内裤也没有穿。但这根本就让人感受不到诱惑,她的隐私部位被撑得很大很大,而撑着那的是一个婴儿!

这婴儿只有上半身在外面,下半身还在女同桌的身体里,他的瞳孔也是漆黑漆黑的,好奇地往四周看来看去。在发现我看着它之后,这婴儿忽然指着我咯咯直笑,那声音刺耳,那画面惊悚……

第四章鬼婴吃奶

我被婴儿吓得差点摔下了椅子,女同桌这时候好奇地看着我,又是对我笑了笑。我可能是脑子抽了,指了指那个鬼婴,女同学往下面看去,然后恍然大悟。

只见她抓住了那个鬼婴的脑袋,随后竟然粗暴地将鬼婴又塞了回去,随后对我一笑。我吓得浑身发抖,大气也不敢出。

我感觉自己很犯贱,明明这是很恐怖的场面,但我就是忍不住再次看过去。仔细想想人们还真的是这样,比如说看恐怖片的时候看到某个很恐怖的画面,在意的人们会倒退回去看好几次,直到自己不再害怕了才安心。

我再次朝那边看去,只见那婴儿的手从女同桌身体里探了出来,随后抓住了女同桌的大腿。他忽然用力一扯,女同桌的大腿竟然被狠狠地撕下了一块肉!

我急忙看向女同桌的脸,她却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继续看着桌上的书。而那婴儿这时候双手抓住了女同桌的那片大腿肉,就像攀爬一样,竟然再次从女同桌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女同学的身体里流出了许多血液,弄得他满身都是血,而他又看见了我,随后咯咯直笑。

我顿时头皮发麻,这看第二遍根本就没让我习惯下来,反而让我感觉更加恐惧了!

这时我看了看手机,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十分了,忽然间,同学们都放下了手中的书,然后专心地看向了黑板。我也下意识朝着黑板看去,发现那女鬼教师已经走上了讲台,她拿起一个粉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但这几个字我根本就不认识。

同学们都专心致志地看着老师,而老师这时候放下粉笔,她并没有讲课,而是再一次笑了起来。那笑起来的模样就跟在我家里一样,她的嘴角再次裂开来,无数鲜血碎肉掉在地上,她就这么看着同学们笑。

“呵……呜……呵……呜……”

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同学们则是一直看着老师,仿佛那老师在讲课一般。我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心里实在怕得不行,便将头低下来,靠在了桌子上,就好像在学校里睡觉的学生一样。

令我有点欣喜的是,老师竟然没管我,依然在那里笑着,而同学们也都看着老师,没来理会我。

忽然间,我的腿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在我这精神极为紧绷的情况下,这可真是吓坏我了。我急忙跳了起来,桌椅碰撞发出了一声巨响。这时候我定睛一看,原来那鬼婴已经爬在了女同桌的大腿上,刚才就是他在碰我!

他现在只有脐带连着女同桌,依然是对我咯咯直笑。我站在原地,跑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候我才发现,由于我的动作,全班学生都朝着我看来了。那老师也看向了我,她闭上嘴,那嘴巴忽然就愈合了。

只见女鬼老师阴气沉沉地朝着走来,我吓得浑身发抖,而她走到我身边,朝着下面看了看,顿时也看到那鬼婴了。她似乎是生气了,一个耳光打在了女同桌的身上,女同桌被打得摔在地上,鬼婴也摔在了地上。那鬼婴显出了很害怕的样子,想要躲回女同桌的身体里,而女鬼老师这时候已经抓住了鬼婴,随后竟然粗暴地塞进了女同桌的身体里!

学生们一脸平淡地看着这场面,我吓得腿都软了,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那鬼婴被塞得非常粗暴,女同桌这时候站起来,任凭老师把鬼婴给塞回去。鲜血流满了她的两条大腿,而她这时候还看着我,然后咧了咧嘴,对我笑了。

这……这有什么好笑的?

是歉意的笑吗?

我壮着胆子看向女同桌的脸,她一直在傻笑着,女老师这时候看着女同桌,她沙哑地说道:“不准笑。”

女同桌果然是不笑了,我好奇地看着女同桌的脸。忽然间,她的眼珠子竟然朝着外面滚动,好像要掉出来了,女同桌急忙笑了起来,这样她眼珠子才没有掉出来。而女鬼老师这时候非常愤怒,她狠狠地掐了一下女同桌的大腿,后者急忙又不笑了,而那眼珠也掉了出来,耸拉在女同桌的嘴角旁。

“妈……”

我吓得想叫一句妈呀,而全班同学忽然朝我看来,我想起了周天纹跟我说过,我在这里是绝对不能说话的,于是赶紧闭上了嘴。怪不得那女同桌一直笑着,是因为怕眼珠子掉出来了。

女鬼老师将婴儿塞回去后,又让我坐回去,然后再次去讲台上站着了,她依然那样笑着,笑得很奇怪。

这个时候,我竟然已经有些平静下来了。事情果然就像周天纹说的那样,只要我不说话,这些鬼并不会害我,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一员。

我继续爬在桌子上休息,而那鬼婴是个不安分的主,它再次爬了出来,但也不敢来打扰我了。它顺着女同桌的腿往上爬,爬到了女同桌的肚子那里,然后就开始咬女同桌。

女同桌发现了鬼婴的动作,她又是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忽然拉开了校服的拉链,好像是要喂鬼婴吃奶。

我急忙把头转过去,这死者为大我是听说过的。人家喂孩子吃奶,我若是还看着她,那就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了。此时我只能焦急地看着手机时间,发现已经两点钟了。

“哇……”

这个时候,我身边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吟,我好奇地朝旁边看去,原来那鬼婴的牙齿太尖锐,竟然咬破了女同桌的身体。她发现我在看她,又是对我笑着,然后把鬼婴给扯下来。她的鲜血流了出来,然后只能从另一边挤奶给鬼婴喝。

鬼婴趴在女同桌的桌上张着嘴喝奶,我觉得很奇怪。这好歹是一个教室,结果却出现了一个有婴儿的女学生。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家对这一幕竟然视若无睹,我忽然想起周天纹的话,他说这群学生死得不正常,也许这问题就出在这鬼婴身上。

鬼婴吃了一会儿奶好像是饱了,而女同桌也穿上了衣服,她摸了摸鬼婴的背,那鬼婴就这么躺着睡觉了。

鬼婴既然睡觉了,那我自然就放心了。我的手机在这个教室里一点信号都没有,但是可以让我看之前下载完成的电子书,我就在课堂上一直看书,而老师和学生们,没有一个人管我。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公鸡啼叫,这一刹那,老师和学生们都是脸色一变,然后他们就这么凭空消失在我面前。我惊讶地看着四周,这教室变得越来越透明,随后就消失不见了。而我此时环顾四周,发现我竟然是坐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公园椅子上。

这鬼教室的地点——变了?

我看了看时间,此时是四点,真没想到,原来公鸡啼叫的声音这么早,我一直以为公鸡是在五点多的时候啼叫的。

这时候手机又一次有了信号,我收到了很多短信,都是母亲和张丽发来的,而内容大致相同,就是问我有没有事。

我回了个短信,说我很平安,从鬼教室回来了。结果想不到一瞬间功夫她们就回复我了,看来她们都抱着手机没睡觉,我一时间很感动。

“铃铃铃……”

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我下意识接起电话问道:“请问哪位?”

“是我,周天纹。”

我一下子就放心了,而周天纹没有啰嗦,他直接就奔向主题了:“我已经知道了那些人的死因,我问你,你有没有在教室里看到一个鬼婴?”

第五章与鬼交流?(为钻石过五十加更)

听到周天纹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忽然有些安心了。他既然能知道教室里有个鬼婴,就肯定说明事情有进展了。而既然有进展了,那也代表我肯定有救了。我将事情跟周天纹说了一遍,一点也不敢马虎,说得很是仔细。

周天纹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道:“其实我对这件事情不是特别了解,但我从一个老法医朋友那里得知,当初的那些人并不是被烧死的,他在检查胃部后发现,这些人死前全都中毒了。由于当初事情闹得很大,所以被隐瞒下来了。”

我很疑惑,便问道:“那关鬼婴什么事?”

周天纹解释道:“因为这并不能确定这些死的人是不是那个鬼教室的人,刚好老法医提到,当初在解剖一个女学生的时候,他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约莫怀孕三月的婴儿,所以我就问一下你。现在就没跑了,你所在的鬼教室,就是当初中毒所死的那个教室。那里面的鬼虽然像你说的很安静,但它们的怨气……恐怕大得很。”

我吓慌了,急忙就问应该怎么办。周天纹让我先不要慌,然后说道:“我问了一下领导,毕竟我们做这行的,跟一些领导是有交集的。领导说当初那个班级并不是所有人都死光了,有一个学生在事发前几天就退学了。我问那学生的具体信息,但领导说那时候他们也找那学生调查了,但排除了嫌疑。现在时间过去了很多年,相关部门早就没有那个学生的资料了。所以接下来……要你去跟那些鬼打听,把那学生的信息给问出来,我们从中下手。”

我一听就怒了,顿时破口大骂:“打听个球!我都不能在鬼教室说话,我怎么打听!”

“传纸条啊!”周天纹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傻眼了,“传纸条是几十年来所有学生都会的传统,也是那些鬼魂的技能之一,你传纸条的话,一方面不会暴露自己,一方面也能跟他们交谈啊,而且他们应该只会觉得温馨,根本就不会觉得你可疑!”

我真想大骂一句我草!

这周天纹竟然把事情说得跟打游戏似的,连技能这个词都用出来了。这个家伙一下子很可靠,一下子又很不可靠。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我要是想救自己,还真得出几分力才行。

于是我同意了,然后又问周天纹给我的那个球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天纹嘿嘿一笑,道:“那是天生盲人死去后挖出来的眼珠,他们天生就看不见,这眼睛废了,所以阴气足的很。你现在明白了吧?天生的盲人并不多,我收你这价格根本就不坑人。”

我一听,顿时哇地一下都吐出来了,而周天纹则是说恶心也没用,以后如果我不泡眼珠喝的话,恐怕连命都没了。随后他挂了电话,我则是在公园一直吐到苦水都出来了,才算是平静下来。

我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眼珠,觉得挺对不起那个盲人的。但周天纹说得对,我要想活命,还真不能嫌弃这个宝贝。我叹了口气,此时我已经觉得昏沉沉的了,就回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想不到我竟然睡了这么久。我走出房间,母亲在外面做菜,她看见我之后,问我要不要再回学校读书。

我一咬牙,说吃了晚饭就回学校。我知道爹妈养我很辛苦,既然周天纹说那些鬼不会害我,那我就不能把学业给耽搁了。

母亲又是唠唠叨叨许久,说那些鬼反正不会对我怎么样,就让我别害怕,在鬼教室里睡觉,免得把身体给弄坏了。我听了则是苦笑,我旁边可是有一个动不动就能撕碎咬碎别人身体的鬼婴,这让我怎么放心睡大觉?

吃过晚饭,我将那盲人的眼珠泡开水喝了塞在口袋里,然后就说要去学校了。母亲又给我塞了一千块钱,让我别省着,叫我多买一些补品,因为我肯定会睡不好。说实话,我当时眼睛真红了,等母亲送我上车后,我的眼泪鼻涕流得稀里哗啦的,手机紧紧攒着那一千块钱。

等我到了学校,张丽也是对我嘘寒问暖,我笑着说自己没事,甚至还开玩笑说我现在赚大了,在鬼教室里也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人想免费补课还没这个待遇。

鬼教室里当然什么都学不到,我为了表现男子气概也只能吹牛。张丽则是笑了,她让我一定要小心。

我到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所以距离鬼教室出现肯定不久了。这时候我也想过了,我想弄清楚鬼教室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说不定都对救我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晚上的晚自习我没有去,而是七点半的时候就翻到了小树林里,安安静静地等着。

今天的月光还是很明亮,把地面照得很亮。而我则是看着道路,因为我知道,当道路无法被照亮的时候,这鬼教室就出现了。

夜晚的小树林很安静,为了避免无聊,我在家里下载了十几本小说放在手机里。我一面看着手机,一面观察地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地面慢慢地变黑了,而天空还是很亮。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钟。看来前天我和张丽还在奋战的时候鬼教室就出现了,只是我们忙着甜蜜,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我收起手机,顺着这条黑色的道路一直前进。

走了五分钟,我就看到鬼教室了,这鬼教室依然是亮着灯,看来是自从我的名字被写上去后,我就能看见里面不一样的东西了。

然而这次跟前两次不一样,我走进教室里,看到女鬼教师并不在,而那些学生们这时也没有乖乖地坐在位子上,而是竟然在教室里打闹。

这打闹的情景,就跟正常教室里一模一样。然而有一点阴森的便是,这些学生打闹的情景让人看了就头皮发麻。

他们走路的方式跟女鬼教师一样,脚尖踮得非常厉害,耸着肩膀像滑行一样地走路。那脚尖在地上拖着,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当然也有人会发出声音,就是部分穿木质高跟鞋的女学生。

“咚……咚……咚……”

房间里明明在打闹,却只会响起那些女学生的脚步声,叫人头皮发麻。这时候一个男学生滑行到了我旁边,他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随后转身就跑,就跟学校里男同学的打闹一样。

我自然没去追那个男同学,他滑行着跑了一会儿然后看我没追,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别觉得寂寞了王八蛋!我不是不想跟你交朋友,我不是看不起你,我平时也跟男同学玩这个,但我平时哪怕再魁梧的男生也敢追着打,可是面对你我根本不敢追你啊王八蛋!我根本没胆子跟你一起玩摩擦的滑板鞋啊!

我走到了座位旁坐下,十一点钟的时候女鬼教师出现了,而大家都安分地坐在了椅子上,又像前两次一样安分地看着书。

我看了看教室里的情况,发现并没有空位置,也就是说,当初退学的那个同学的位置,现在是我坐着。

我在抽屉里翻了一会儿,果然翻到了纸笔。我拿出纸笔,随后深吸一口气让心情放松下来,在上面写道:原来坐我这位子的同学,叫什么名字?

随后,我咬了咬自己的手臂,让我那狂跳的心脏平静下来,壮着胆子把纸条递给女同桌。我这时候真的吓坏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鬼交流。

还好,女同桌接过了我的纸条,她看了上面的字,随后竟然也轻飘飘地拿起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