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现代都市

兵王在上
分类: 现代都市 作者: 红烧鲤鱼
更新:2018-06-08 状态:完本 字数:220万字
标签: 霸道 霸道 霸道

简介: 狼行都市!一代兵王本想回归祖国,从此平淡生活。奈何仇家不肯,敌人不肯,兄弟更不愿!枪与玫瑰,枪口对强敌,玫瑰予佳人,王者传奇就此展开。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 序

太平洋某小岛,在有限的陆地上,随处可见各种军事设施,几个高壮结实的外国人穿着迷彩服全副武装走进一间经过伪装的房子。

如果你认为这是米国在太平洋的一处军事基地,那就大错特错了,这里并非米国的军事基地,盘踞在这里的一支武装小队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他们只听命于一个人,一个来自华夏的男人。

“K,你真的想好了,要回到华夏?”走进来的几个外国人中,身材最魁梧的一人看着眼前的一个东方人用英语说着。

“嗯,想好了,当年欠的一个人情,现在回去还。”东方男子同样用流利的英语说道。

“噢,NO,这是今年我听过最糟糕的话,老大,你不能这样,不能丢下我们不管。你是我们的头儿,黑鹰战队没有你可不行。”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说着,边说还还边做着夸张的动作。

“战队的指挥权我会交给乔,我就回去一年,最多两年。”

“天呐,我收回刚才说的话,这才是今年我听过的最糟糕的话!头儿,你居然要将指挥权交给这个大黑牛,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个黑大个。”金发老外一副要生要死的模样,他口中的大黑牛就是那个身材魁梧的黑人--乔,也是黑鹰雇佣兵战队的坦克,最能抗打的一个。

“嘿,牛仔,你想练练吗?”乔撸了撸袖子,露出两截黑溜溜的臂肌看着他说。

“老大你看,他太野蛮了。喂,我说黑大个,有本事你找头儿练去。”

闻言,黑人乔露出一丝敬畏,这个东方人无论是武力还是智慧,都深深地令他折服。作为世界排名第五的佣兵组织,黑鹰战队是唯一一个不接受那些大财团资金扶持的组织,任务完成率更是高达百分之一百,也就是说,只要是黑鹰战队接下的任务,还没有一个完成不了的,这不得不说是佣兵界的奇迹。

而缔造这一奇迹的正是眼前这名东方人,而他,还有一个令所有佣兵都敬畏的代号--K。

K是King的简称,国王的意思,由此可见他个人实力的强悍!

黑鹰战队在佣兵界之所以排名第五,是因为其核心成员只有七人,而且不接受财团资金的扶持,所以无论是规模还是财力,都有所局限。

但是如果就此认为黑鹰战队实际作战能力就比前几名差,那你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因为即使是排名第一的红警佣兵团,也不敢轻易得罪黑鹰。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这一两年没事就不要联系我,华夏是佣兵禁地,你们都应该清楚,我的联系方式只有乔知道,我走了,祝你们好运。”东方男子看着他们说道,说完,他转向乔,开口说道:“乔,他们我交给你了,照顾好他们,特别是狐,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绝美的女孩,这次自己回华夏并没有告诉她,她知道之后会很生气吧?

“知道!”乔郑重地应了一声。

“老大,你就这么走了,那小妞回来肯定会杀了我和黑大个的。”

“那是你们的事。好了,我该走了,再见。”

“……”

第2章 回归

华夏,深城国际机场出口。

叶凌风看着阔别七年的熟悉景物,心里不禁有些感概,还是祖国好啊,这风吹着都TM的特别舒服!

此刻他的心情不错,看着前面的一个长腿女郎,忍不住地吹了个口哨。

“流氓!”

“哈哈哈”被骂了叶凌风却一点也不生气,曾经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到身上。

从今天开始,他不再是那个佣兵界闻名色变的K,而是七年前的叶凌风,一个普普通通的华夏人。

“神经病!”那美女看着他大笑的样子,又骂了一声,然后躲得远远的。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哎呀,我操!”叶凌风一副狂放不羁的模样,结果没留意脚下有台阶,一脚踏空,差点扑街,好在他身手敏捷,才免于当众出丑。

“时间不早了,先找间酒店住一晚,明天再去找老爷子报道吧。”叶凌风想了一下,然后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夜色降临,叶凌风在酒店开了个房间,将行李放下,美美地洗了个澡,在房间坐了一会,发觉很无聊,于是下楼拦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道:“大哥,去最近的酒吧。”

那司机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应了一声:“好嘞!”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间闪烁着霓虹灯的酒吧前,叶凌风付钱下车,抬头看了眼。

“夜不归,名字起得不错。”叶凌风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灯光昏暗,节奏快速的DJ声震耳欲聋,大厅的中央舞池里,各色男女搂抱在一起,尽情地扭动着身体,场面说不出的旖旎暧昧。

叶凌风要了一张吧台,一个人在喝酒,他环视了一圈,发现一个美女也没有,都是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离他的标准相差太远,根本就提不起搭讪的兴趣。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喝着酒,看着中间那些摇着头拼命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叶凌风有一种错愕的感觉,当年他高考落榜之后就去了参军,因为在部队表现良好,而且体质强悍,被选派到非洲某国维和,同去的大多是一些红二代或红三代,不用说,这些人都是来镀金的。

原本他以为可以跟着那些红三代蹭一下运气,在国外转一圈,回来之后至少也能提一两级,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七年。

这七年他都背着一个奸杀某部落酋长女儿的罪名,由国际通缉犯一步一步成为佣兵界的传奇,其中的血与泪,只有自己一个人最清楚。当然,犯罪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可谁叫人家有背景呢?而他又正好出现在案发现场。

这次回来,他不是为了报仇,而是报恩。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报仇,而是以现在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叶凌风绝对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摇摇头,叶凌风尽量不去想这些事情,除了最初的两三年,其他时候过得都还不错,最起码自由自在的。

他站起身来,朝着厕所走去,在门外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明少,这是你要的东西,只要一滴,保管让杨思莹那小娘们浪得没边,任由明少为所欲为!嘿嘿……”

“李光,做得不错,这是赏你的!”

“谢谢明少!”

“记住,一会进了包厢之后,你找机会将药放在杨思莹的酒杯里。”

“明白,明少就放心吧!”

这个时候,叶凌风推门而入,只见厕所里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正在洗手,见他进来之后,马上噤声。

两人倒也不怕刚才的对话被叶凌风听到,酒吧本来就吵闹,加上这种地方的门隔声效果都非常好,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叶凌风听到。

可他们却低估了叶凌风的能力,一个能在国际刑警通缉了七年还依旧活得很滋润的人,可以说他身上每一个器官,都比常人要敏锐的多,聪明得多。

只不过叶凌风却没有兴趣管这些闲事,在这种地方,这样的事情不说每天都在发生,但绝不会让人感到惊讶,他想管也管不过来。

两人见他进来,甩甩手上的水迹,连吹风机都不用就出去了。

叶凌风也没放在心上,方便完之后,从厕所出来,走在走廊里,没想到正好碰到刚才那两个人从一个包厢里出来,其中一人怀里搂着一个女孩,应该就是那个“明少”了。

两人扶着女孩迎面走过来,叶凌风的目光落在那个神智不清的女孩脸上,愣住了,才是真正的美女!

“看什么看?滚开!”那个明少见叶凌风盯着他,不悦地说道。走廊就那么大,叶凌风不让开的话,他们也过不去。

叶凌风眉头一皱,冷笑着说:“泡妞要用到你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你也是男人?”

那明少面色一变,他旁边的跟班马上就狐假虎威地说:“你TM的算老几?识相的话就滚一边去,敢管咱明少的闲事,知道咱明少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看出来了,他就是一人渣!”叶凌风不以为然地说着。

“草!找死!”那跟班大喝一声,一拳击向叶凌风。

叶凌风看都不看他一眼,右脚一抬一伸,他就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和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特警相比,他的招式在叶凌风眼里跟小孩子打架没什么区别。

叶凌风上前一步,盯着那个明少,不用出手就把他吓得不轻。

“你……你要干什么?”明少吓得声音都在颤抖。他叫李岳明,刚刚被叶凌风踹飞的那人是他的同学李光,说是同学,其实就是他的跟班兼打手,两人平时在学校里就欺欺霸霸,大家顾忌李岳明的身份,都是敢怒不敢言。

至于此刻伏在李岳明身上的女孩子叫杨思莹,此刻她的一张樱桃小嘴正呢喃着:“热~好热啊~”一双手不停地在撕扯着身上的衣服,但因为她是伏在李岳明身上的,所以根本就扯不开,不过整个香肩还是露出来了。

“放下人,滚!”叶凌风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不想管闲事,但既然被自己正面碰上了,他就更加不能袖手旁观了。

李岳明咬了咬牙,没理由到手的鸭子让她飞了。高中三年他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可杨思莹就是连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现在高中都毕业了,再不把她拿下到了大学他就更没戏了,于是他恶向胆边生,寻了个由头把人约到这里,眼看就成事了,没想到半路蹦出叶凌风这个程咬金!

“兄弟,这里是一万块,这事你就当作没看见,如何?”李岳明掏出一沓红红的钞票,对叶凌风说道。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谁还能跟钱过不去?

叶凌风嗤笑一声:“看来你是听不懂人话啊!”他的手抬了起来,还没出手,李岳明就吓得丢下杨思莹,一个人跑了,连地上的李光也顾不上了。

失去支撑的杨思莹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叶凌风迅速上前一步,抬起的手正好接住了她。

没想到杨思莹一下子就搂住了他的颈脖,一张俏脸不停地往叶凌风脸上蹭,边蹭还边说:“哥哥,我热~”

杨思莹呵气如兰,叶凌风却有些哭笑不得,感情是救了个麻烦啊!算了,还是先带她离开这里再说吧。

地上的李光半天才爬起来,看着叶凌风色厉内荏地大放阙词:“小子,有种就在这里等着!”

“SB!”叶凌风骂了一声,带着杨思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刚才李岳明肯定是叫人去了,如果是他一个人,陪他们玩玩倒也无妨,可现在多了个杨思莹,而且还被下了药,一刻也耽搁不得。

叶凌风非常清楚这类药的厉害,如果不及时处理,人可就废了。

带着杨思莹出了夜不归,叶凌风拦了辆出租车,说了酒店的名字。

那司机看了看黏在他身上的杨思莹一眼,暗暗摇了摇头,多俊的姑娘啊!

叶凌风一阵无语,这哥们一定把自己当成怪蜀黍了。他也懒得解释,到了酒店之后,将杨思莹抱进房间,放到床上。

没想到这小妞居然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了,叶凌风吓了一跳,虽然杨思莹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完全够得上他的审美标准,他却不想屑趁人之危,否则他跟刚才那个人渣有什么区别?

叶凌风快速拿过自己的行李包,在里面好一顿翻找,终于拿出一个小瓷瓶来,从里面倒出两颗蓝色小药丸,然后倒了杯水,回到床边,扶着杨思莹让她和着水将药丸吞下。

他这小瓶子里装的并不是春药的解药,也不会有谁随身带那种解药。这是解蛇毒蛙毒一类热带雨林毒物的解药,药性阴寒,正好和春药猛烈的火性相克,老实说,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害处。

杨思莹吃下药丸之后,神智慢慢开始恢复了些,但全身还是热的难受。她短暂地思索了片刻之后,一双美目看着叶凌风,看不出一点害怕的神情,不但不害怕,居然还朝他勾了勾手指。

这……是在勾引我吗?

叶凌风也没想那么多,走了过去,猛然间,床上刚刚还一副迷死人不偿命模样的杨思莹跳起床就是一记撩阴踢!

第3章 居然咬人!


“啪”的一声。

当然不是叶凌风被她踢中了,如果这么轻易就中招,他早就死了百十次不止了。

看着抓在手里白嫩的小腿,就算他此刻没有邪意,也不由得心猿意马了一下,嘴上却说道:“还有力气踢人,看来是好得差不多了。”

“嗯,身体还这么烫,那就泡个澡吧!”说完,也不等杨思莹做出反应,他就用力一扯,淬不及防之下,杨思莹整个人倒在了他怀里。

杨思莹又急又羞,刚刚她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床边还站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当真是吓得不轻,而且身体里一阵阵异常的燥热让她断定自己落入坏人的手里了。

不过她却不敢打草惊蛇,本想勾引他过来,踢他一脚然后趁机逃跑,没想到居然这么倒霉,计划居然失败了!

倒不是她倒霉,而且她无论是反应还是计划,都无暇可击。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并且在极短的时间里想到这么一个计划,可不是一般女孩子能够做得到的。如果对方不是叶凌风,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逃不开她那记记撩阴腿。

“混蛋!快放开我!”杨思莹双手捶打着叶凌风,叶凌风置之不理,别说她现在刚清醒过来还有些虚弱,就算她没病没伤,也打不痛他。

叶凌风没有理会她的打闹,抱着她进了浴室,往浴缸里开满了水。

这下杨思莹终于害怕了:“啊,你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情急之下,也顾上淑不淑女了,一口咬在了叶凌风的肩膀上。

吸!

叶凌风痛得直龇牙咧嘴,这小妞,属狗的么!

没办法,叶凌风只好将她丢进浴缸里,哐的一声,装满水的浴缸一下子溢出来不少,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浴室,还不忘把浴室的门关好。

“混……蛋~就……就不知道轻点么?”被凉水一激,杨思莹彻底清醒过来了,也看出来叶凌风似乎并没有歹意,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没刚才那么激烈了。

她虽然还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但想到自己今晚是答应李岳明在酒吧喝酒的,现在却到了这里,身体还有一些异样的燥热,情欲感强盛,以李岳明那货的尿性,十有八九是他做的手脚。

至于外面的那个大叔,应该是救自己出魔抓的人。想到自己刚刚对他又打又踢,还咬人,她脸上就是一阵羞红。

浴室外的叶凌风此刻的形象还真有点像寒剧里面的大叔,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饱经沧桑,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加上刚从海岛回来,胡渣都还没来得及刮,更添男性魅力,26岁的年纪也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这样的男人对很多少女来说,都是无力抗拒的。

“你不会是打算在里面泡一晚上吧?”杨思莹正想得出神,门外传来叶凌风的声音。

闻言,她从浴缸里爬起,打开了浴室门。

叶凌风百无聊赖地在按着遥控器,电视不停地转换着频道,听到开门声,他转过头来,看向杨思莹。

只见杨思莹此刻俏生生地站在浴室门口,身上的衣服湿了水,粘在皮肤上,呈现出一副完美的身材,一时之间竟是看呆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杨思莹抹了一把脸颊上的水滴,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忸怩,但还是侧了侧身子,试图避开叶凌风的目光。

“切,我对小女孩可不感兴趣。”叶凌风收回目光,打死不承认。

什么!?

谁是小女孩了!

“本姑娘今年十八岁了!”杨思莹当即就怒了,这家伙居然说自己是小女孩!

“身份证给我一下。”叶凌风却突然说道。

杨思莹无语了,这家伙还真打算彻查到底啊?他当自己是谁了?警察吗?

虽然气恼,不过她还是来到床边,从包包里翻出身份证来,赌气地扔给了他,说道:“看仔细了!本姑娘如假包换的十八岁!”

叶凌风接在手里,却根本不去看,拿着她的身份证就往外走。

“喂,你去哪里?”杨思莹一下子懵了。

“开房,不拿你的身份证再开一间房,难道你想跟我住一起?”叶凌风扬了扬手里的身份证,头也不回地说着。

“……”杨思莹再次无语,良久之后才说道:“鬼才想跟你住一个间房!”可是叶凌风已经走远了。

趁着叶凌风离开,杨思莹找了套干净的内衣裤换掉,像这种高级酒店,一般都备有这些东西,内衣裤有了,可是外衣却找不到。

她的目光落在叶凌风的行李袋上,犹豫了两秒,最后还是拉开了行李袋的拉链。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好,但是总不能这样子见人吧?

看到里面的瓶瓶罐罐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乱动,只是找了件长袖的衬衫穿在身上,叶凌风身材比她高大不少,衬衫穿在身上正好遮盖住了大腿,看上去就像一件睡衣,遮住了大部分春光。

做好这一切,叶凌风正好回来了,看着换了装的杨思莹愣住了。

“那个……我没有其他衣服了,借你的衬衣穿一下,你不介意吧?”杨思莹扭扭捏捏地说着,就算她胆子再大,此刻身上穿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衣服,也禁不住地脸红了。

“没事,你穿吧。”叶凌风走进来,看着床上的两件内衣裤,眼都直了。

杨思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根子,她刚换完衣服,还来不及收拾叶凌风就回来了,自己的贴身衣物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觉得羞愧难当。

“不许看!”杨思莹张开手,挡在叶凌风的面前。

叶凌风暗暗好笑,却也不去为难她,说道:“那你就住这里吧,我在你对面,有什么事叫我。”说完,他把杨思莹的身份证放在桌子上,然后就出去了。

看着叶凌风离去的背影,杨思莹愣住了,这一晚上她遇到的糗事比她这十八年来都还要多,可偏偏自己却一点也不生气,难道是因为对方救了自己?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大叔貌似还挺帅的。

想到这里,杨思莹却吓了一跳,自言自语地说道:“嗨,想什么呢!睡觉!”

第4章 势力


第二天起床之后,叶凌风来到对面,刚要敲门,却发现门没锁,于是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房里没人,洗手间也是空的,看来她是离开了。

叶凌风也没放在心上,他救人本来就没有贪图什么,只不过这小妞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也太不地道了吧?

他来到桌子旁,发现上面用茶杯压着一张字条,叶凌风拿起来看:“我走了,昨晚的事对不起,谢谢你!你的衬衫我拿回去洗了,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你。”

看着那些娟秀的小楷,叶凌风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妞不但跑了,还拐走他的衣服。

叶凌风当然不会心痛一件衣服,估计她也是不好意思将穿过的衣服再留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所以才说什么拿回去洗了,还说以后有机会再还回来。

这话当然不可信,两人就是萍水相逢,深城这么大,那样的机会得有多渺茫啊。

叶凌风也不在意,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退了房,没想到刚走出酒店的门口就碰到了熟人!

“宝哥,就是他!昨晚在夜不归把我打了!”马路对面,迎面走过来几个人,其中就有昨晚被叶凌风一脚踹飞的李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的。

来者不善啊!

叶凌风将行李袋放下,眯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几个人。

除了李光,其他几人一看就知道是市面上的混混,带头那人圆头圆脑,有点胖,手里拿着一截木棍,双臂处的纹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好不霸气,应该就是李光口中的宝哥了。

“光子,就是这货把你打了?”来到叶凌风的面前,宝哥用手里的木棍指着叶凌风问道。

“对,就是他!”李光虽然和杨思莹李岳明是同学,却不好好念书,经常出去混,所以和这一带的混混关系不错。

“小子,现在你说怎么办吧!”宝哥看了叶凌风一眼,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叶凌风笑了笑,说:“你想怎么办?”

“跪下来给我兄弟道歉,然后赔十万医药费,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哼哼!”宝哥不无嚣张地说道。

“否则就如何?”叶凌风活动活动手关节,回来都还没找人练过拳,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挨揍,他是一点也不会客气的。

“草!兄弟们,给他放放血!”宝哥总算看出来叶凌风是在拿他开刷了,于是招呼一声。

他身旁的几个混混早就准备好了,就等老大的命令了,听到宝哥这话,纷纷挥动着手里的木棍朝着叶凌风身上招呼。

叶凌风冷笑一声,根本不躲不避,抬手便档,抬腿就踢。

“啪啪”“碰碰”十数声之后,木棍断了一地,那几个混混更是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吧嗒”一声,宝哥连手里的木棍掉在地上都没察觉。

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几个人围攻一个,居然连五秒都不到就全被人家打趴下了!

他也是打架当吃生菜的人了,可是像叶凌风这么生猛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结果被彻底地震慑住了。

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宝哥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兄弟,误会,这是个误会。”

“误会?你不是要我跪下来道歉吗?还要赔偿十万块医药费,都不要了?”叶凌风戏谑地看着他,这些虾兵蟹将在他眼里弱的就跟跟腐朽的枯枝一样,对付他们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简单。

“咚!”的一声,宝哥居然直接跪下了。这货倒也干脆,自知在叶凌风面前他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倒不如装可怜博同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对!咱好汉不吃眼前亏。

“哥,你就当我刚才是在放屁吧!”

叶凌风看都不看他一眼,这种货色踹他都弄脏自己的鞋。他的目光落在李光身上,后者吓得倒退了一步,他也没想到剧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在他看来,有宝哥出面,收拾叶凌风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结果确实是分分钟的事,只不过不是宝哥收拾叶凌风,而是叶凌风收拾宝哥!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了啊!”

“喊你妈逼喊!”叶凌风骂了一句,也不见他怎么动就一巴掌搧在李光的脸上。

“说吧,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叶凌风真正关心的只是这个,自己的行踪,居然连这些小虾米都瞒不过了?看来自己还是不够谨慎啊!

“啊?”李光被打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啊了一声。

叶凌风皱了皱眉,扬手又要打,李光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扯开嗓子就喊:“明少!明少救命啊!”

“喊什么喊!丢人!”这时,李岳明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走了过来,和他一起的还有三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叶凌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这情况,这是一场连环局啊,先找宝哥这帮人来招呼自己,如果今天换了一个人,下场可想而知。看来他们也想过宝哥搞不定的情况,这才有了李岳明带着警察出场的局面。当然,宝哥肯定是不知情的,不然也不会向自己跪下。

黑白通吃,自己倒是小瞧了这个纨绔了。

叶凌风退了回来,黑的阴的他都不怕,但是警察,还是有所顾忌的。

虽然他的身份证找的是一个山区里面同名同姓的人办的,一般人也绝对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有心人要追查,还真瞒不住。

“杨队,你看这这构得成故意伤害罪了吗?”李岳明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几个混混,对带头的那名警官说道。

“对对对,这小子故意伤害我们!我可以作证!”跪在地上的宝哥一眼警察来了,就跟狗见了屎一样,那是恨不得扑上去啃一顿啊!他发誓,这辈子绝对没像现在这样希望见到警察。

“明少放心吧,我们知道怎么做的。”杨荣看都不看他一眼,朝李岳明点点头说着。

“本事不小啊,你叫什么名字?”叶凌风饶有兴致地看着李岳明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听好了,本少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李岳明!”李岳明有些得意,故意伤害罪名可不小,只要他再走走关系,把叶凌风弄进去十年八年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叶凌风笑着说,一点也不紧张,完全不像是一个犯了事被抓住的样子。

听到这话,李岳明更加得意了:“你想知道?”

第5章 美女总裁


“不过说起来为了找到你还真是费了一番功夫,原本我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你居然拿杨思莹的身份证去开房!”不等叶凌风开口,李岳明就继续说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搞到的女人居然便宜了这小子,他心中就有一口恶气。

“小子,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是吗?那就走着瞧吧。”叶凌风心中恍然,原来问题出在杨思莹的身份证上。

李岳明能够支使警察做事,那么说明他还是有些能量的,既然如此,那么他到警察局查一下内网就知道杨思莹有没有在酒店登记了。

“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时候,杨荣看着叶凌风问道。

“叶凌风。”叶凌风很配合地说道。

“我叫杨荣,是深城市福安区分局刑侦二队队长,现在怀疑你故意伤害他人人身安全,跟我们走一趟吧。”杨荣说完,对另外两名警察使了个眼色。那两人立马会意,过来就要给叶凌风上手铐。

叶凌风眉头一皱,自有一股气势发出,冷冷地说道:“跟你们回去可以,但是你确定要给我上这个?”他指的是手铐。

杨荣心里一愣,这一刻,他从叶凌风身上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戾气,比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身上的戾气还要重!

这家伙是什么背景?

“那就先不上,不过你最好不要耍花样!”既然叶凌风已经答应跟他们会警局,那么上不上手铐都一样,到了警局,还怕他飞上了天?

“你们两个,跟我回去作证。”他指了指宝哥和李光说道。

两人连忙点头,一行几人往不远处的一辆警车走去。李岳明没有跟去,在他看来,这事交给杨荣就行了,等到正式起诉的时候,他再走走司法关系,这小子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叶凌风拿上行李袋,也上了车,他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好快电话就接通了。

“喂?”对面喊了一声,听声音应该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老爷子,我到深城了。”叶凌风说道。

“哦?在哪?机场吗?我马上让司机去接你。”对方的语气有些兴奋。

“没有,在福安区分局。”叶凌风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对面沉默了片刻,发声问道。

叶凌风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说道:“杨老有什么办法吗?”

“没事,我让人去接你。”深城香山别墅区的某栋别墅里,杨初善心神一松,他知道叶凌风身份敏感,五年前自己救他的时候就知道,这次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想打当年叶凌风留个自己的那个卫星电话。

“那就多谢杨老了。”叶凌风道了声谢。

“什么话,这次是我请你回来的,这样的事情自然应该出面。”杨初善说道,“到了警局你不用说话,我马上派人过去。”

杨荣没有阻止叶凌风打电话,他靠着背看上去是在休息,但叶凌风的每一句话都听在了耳里。心里微微一叹,都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明少这事儿难办了。

当然,他杨荣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单凭叶凌风的一个电话不能代表什么,他最多就是不为难叶凌风,先按照程序立案调查,最后他们神仙打架,谁胜谁负自己都有说辞。

打定主意之后,杨荣干脆睡了起来,昨晚一晚上在帮李岳明查内网,是真的累了。

杨初善挂了电话之后,马上又拨了另一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爷爷,你找我有事吗?”

“嗯,思语啊,爷爷想请你去福安分局保释一个人。”杨初善直接说道。

深城市宏图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杨思语绷紧的俏脸放松下来,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好的爷爷,我让楚律师走一趟。”

“不,我的意思是你要亲自去。”杨初善说道。

杨思语有些惊讶,对方是什么人?爷爷居然亲自打电话叫自己去警局保人?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问了一句:“要我亲自去?”

“嗯,你先把手头上的事情放一放,马上过去吧,他叫叶凌风。”杨初善之所以要自己的孙女亲自去接叶凌风,有两层原因,第一,叶凌风是他请回来保护杨思语安全的,这事他还没跟杨思语说,正愁不知怎么安排他们见面呢,现在正好,第二是为了表示对叶凌风的看重,他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请得动叶凌风答应做保镖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而是因为五年前自己帮过他。

“好的爷爷。”短暂的错愕之后,杨思语答应下来,也没问对方是什么身份,因为那与她无关。

“嗯,把人接到家里来。”杨初善又说了一句。

这话听得杨思莹很是惊愕,能够进他们杨家门的人不多,除了爷爷的几个至交好友之外,即便是市长也只是在外面的高档场所招待。

“爷爷,他是谁啊?爷爷好像对他特别关照?”杨思语开始有些好奇了。

“呵呵,刚才不是说了吗,他叫叶凌风,具体情况等你们回来再说吧。”杨初善轻笑着说。

“好吧,那我走了。”见爷爷不说,杨思语也没再多问,反正一会儿就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挂了电话,杨思语在座机上按了一下,说道:“姚秘书,你让楚律师准备一下跟我去保释一个人。”

得到回应之后,她将桌上的文件整理一下,放好之后,这才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福安区分局大院里。

杨思语从奥迪商务车上下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紧跟在她身旁。他叫楚易天,宏图集团法律顾问,年纪虽然不大,却在深城司法界很出名。

此刻他心里满是疑惑,在想自己要保的到底是什么人,需要总裁亲自来。当然,他没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连杨思莹这个集团总裁都亲自出马,他的那点身份还真是不够看。

两人进入大楼之后,由楚易天交涉,很快就得知确实有叶凌风这个人,简单地做了一些手续程序之后,杨思莹和楚易天很快就在审讯室里看到一脸安详的叶凌风。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霸道 霸道 霸道
霸道小说 更新:2018-06-08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霸道小说,霸道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霸道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霸道小说。
完结的霸道小说 更新:2018-06-08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霸道小说,完结的霸道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完结的霸道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霸道小说。
好看的霸道小说 更新:2018-06-08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霸道小说,好看的霸道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好看的霸道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好看的霸道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