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现代都市

大叔的宝贝
分类: 现代都市 作者: 司舞舞
更新:2018-06-12 状态:完本 字数:280.37万字

简介: 在宋可乐的心中,陆晋琛就是她的保护者,她依赖他,信任他,可原来他是只会吃人的大灰狼。当她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她已经在大灰狼的肚子好久了……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去求他!

戒备森然的军区大院外,宋可乐一身青色校服,肩上还背着书包,她正焦急的不停往大门里探望,头顶的太阳像是一轮火焰,额前的刘海被汗浸湿,黏成了乱糟糟的一团,娇嫩的脸蛋,也是红扑扑的。


宋可乐等得着急,她不停地在原地转着圈,眼眶四周有些红,明显就是哭过的痕迹。


守在门口的警卫人员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年轻的军装小伙走了过来,笔直的站在宋可乐面前,二十岁出头的年龄,声音好听得就跟溪水似的:“小姑娘,瞧你在这里转悠半天了,你是丢东西了,还是在等人呀?”


“等人。”


宋可乐仰起脑袋,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小战士,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哭哑的。


“在这里等人?”


小战士满头疑问,他想了一下,又指了指对面的树荫,提议道:“你可以到马路对面的绿树荫下去等人,这个时间点可是太阳光最辣的时候,小心中暑!”


“不不不,要是在绿树荫底下,他会看不见我的。”宋可乐倔强的摇了摇脑袋,鼻尖上浸出的小汗珠,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他?他是谁?”小战士浓眉一拧,并不能理解女孩的话。


“他姓陆,你认识吗?”宋可乐说着转头瞄了他一眼,明亮的眸子好似琉璃一般。


小战士一听,心里就忍不住的泛起了嘀咕,这里是属于军事管理区域,四周也没几户百姓人家,这女孩说是在等人,可是有哪个普通百姓会约在军区大院门口?难不成,这个小女孩等的人是哪位领导?


姓陆的领导?

不对呀,如果是要等什么人,这么小个姑娘家,怎么又会冒着大太阳站在门口呢?难道,是哪个警卫员的女朋友或者妹妹?

“啊,陆叔叔!”


正当小战士若有所思的时候,站在身边的小女孩忽然爆发出惊喜的声音,像是久逢大旱之后的甘露降临,满心欢喜,就差手舞足蹈。


小战士连忙转身,一辆黑色奥迪慢慢的滑了过来,引擎熄灭,然后轿车便稳稳地定在那里,漆黑的金属表面,冷酷睿智。


这辆车挺眼熟的,小战士的心里正想着是哪位领导的座驾,奔过去的小女孩早已经钻进了后车座里。


停下的奥迪车再次起火,缓慢的驶入大院内。


小战士还站在原地,看着车屁股上的那串红艳艳的车牌号,一直在想这是谁的座驾。


直到轿车缓缓的驶没了影,他才猛地一拍脑门,心想,这不就是陆上校的座驾么!


……


大院内,两边都种满了梧桐树的小道上,黑色奥迪正安静的停在一颗梧桐大树下,司机已经早早的下了车,仍旧开着冷风的车内,相比炎热的外面,令人感到十分舒服惬意。


宋可乐的双手放在自己小小的膝盖上,后背浸出的汗水已经干掉了,衣服黏在皮肤上,很痒,但是她没敢挠,只是用视线在偷偷地去瞄身边的男人。


这是她第三次见到这个叫做陆晋琛的男人,他曾经救过她,所以,他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唔,她记得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很多年以前的爸爸和后妈的婚礼上,做为特邀嘉宾,陆晋琛前来观礼祝贺,一片黑压压的西装客人中,唯独他一个人是穿着笔挺的军装,温润冷峻的容颜,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人群中,宛若神诋一般。


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宋可乐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只是听爸爸和后妈偶尔的提起过几次。


听说他是一个官阶很高的军官,家里面很有背景。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说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却没半点谈婚论娶的打算。


当然了,宋可乐并不关心这些,她只知道,这个叫陆晋琛的男人,曾经救过她的命,而且他还说过,以后有困难都可以来找他!


所以,她今天有困难了,于是就来找他了。


这样一想着,宋可乐又忍不住的抬起视线去看陆晋琛,她看见了男人肩旁上的星星杠杠,她以前在课本上看见过,记得两杠三星是上校职位。


“你父母让你来的?”


冷静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许久不曾说话的陆晋琛,开口了。


宋可乐有些紧张,冲着男人摇了摇脑袋,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跟麋鹿似的,可怜兮兮的,只听她道:“妈妈不知道我来找你,我……是我自己要来的。”


她的声音软软的,隐约带着一些哭腔和沙哑,再加上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上午,原本粉嫩的唇都有些干裂。


这一次,陆晋琛总算是转过了脑袋,墨色的眸仁直直的盯着女孩,轮廓冷毅如霜:“你?”


“我、我是来求你帮忙的。”宋可乐怯怯的点了点脑袋,对于这个男人,她始终是有些胆怯,心脏跳得咚咚直响。


她抿了抿唇,又道:“弟弟惹了祸,被、被关进了少年管教所里……”


“噢,你弟弟被关进了管教所里?”男人微微勾唇,目光睨着她,无波无痕:“然后呢?”


“这次不是弟弟的错,他是为了帮我才会被抓的,那些人是坏蛋……是他们要……他们要……”不知怎么的,女孩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的时候,连音都听不见了。


陆晋琛眸色一冷,犀利的目光直盯着宋可乐,厉声轻斥:“说清楚!”


宋可乐吓得身子一抖,一股脑的就给说了出来:“是他们要欺负我,弟弟为了保护我,才、才和他们打起来的,不关弟弟的错!”


车厢里有瞬间的静谧,车内的冷气开得很足,也不知是不是吹太久的原因,女孩儿白嫩的肌肤上冒出了小小的鸡皮疙瘩。


而就当宋可乐忍不住的想要悄悄抬起脑袋时,陆晋琛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她头顶响起:“你想让我把你弟弟保释出来?”


宋可乐双眼放光的看着男人,赶紧点头。


可不料,男人却忽然一声冷哼:“你母亲是国内顶尖的律师,父亲又是个集团老总,宋天翊是他俩的儿子,为人父母的都坐得住,我这个做外人的为什么要去管?”


宋可乐许是没料到陆晋琛会这样说,一时之间愣在那里竟然说不出话来,漂亮的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陆晋琛看着宋可乐震惊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叹气。


在他眼前的毕竟只是个小女孩,他和她父母之间的事情,那是大人之间的矛盾,他又何必牵扯到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想到这里,陆晋琛的目光不禁柔了些许,他看着宋可乐,放缓声音道:“好了,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先吃顿饭,完了我让老周送你回去。”

第2章冷冰冰的男人!

非常简单的一顿晚餐,厨师没料到领导会带一个小姑娘回来,原本的三菜一汤,临时又改成了五菜二汤,多加了一份西红柿鸡蛋汤和西红柿炒鸡蛋。


宋可乐食不知味,吃饭期间总是时不时的抬头去看对面的男人,想说话,但是又不敢。


进屋的时候,陆晋琛脱下了军装,所以此时此刻的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洁净的白色衬衫,他姿态随意的坐在餐桌前,坐姿挺拔,容颜似雪,使得他整个人容光焕发。


宋可乐满脑子担心的都是自己的弟弟,根本就没有什么胃口,勉勉强强的吃完一碗饭,便匆匆撂下了碗。


“老周,再给她盛一碗。”


宋可乐刚放下碗,对面正在夹菜的男人就淡淡的说了一句,连眉目都未曾动过分毫。


身为首长的警卫员,老周自然是将首长的话奉为圣旨,当下伸出手就要去拿宋可乐面前的瓷碗。


女孩却先他一步,将她自己面前的瓷碗牢牢护在怀中。


“不不不,我已经吃饱了。”


宋可乐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老周,有些惶恐的神色。


老周看了一眼小女孩,扭头又为难的看向陆晋琛。


“给她盛饭!”


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男人依旧在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这下,老周又再次为难的看向宋可乐了。


宋可乐本就对陆晋琛充满了敬畏之心,看着男人冰冷冷的样子,她哪儿敢再说拒绝的话,只得把碗主动的递给了老周,小声的说了一句:“少盛一点。”


“哎,好的。”皱着眉的老周,这下总算是展开笑容了。


只是,当宋可乐看见老周盛回来的米饭时,她立马又深深地忧伤起来,满满的一大碗米饭,比她吃的第一碗饭量还要多。


她不禁皱起眉头,双手捧着这一大碗米饭,欲哭无泪。


这么多的米饭,她根本就吃不完嘛!

而在此时,坐在对面的陆晋琛已经吃完了三碗米饭,他撂下了碗,筷子放在碗的上面,起身,稳步朝外面客厅走了去。


宋可乐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跟着起身。


“老周,监督她把饭吃完,一粒也不许浪费!”陆晋琛沉稳的声音传来,赫然一道军令!

老周的脸再次垮下,目送领导离去以后,这才可怜巴巴的转头看向宋可乐,一副标准的苦瓜脸:“又要保护领导,又要监督您吃饭,干我这行的也不容易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立刻就吃,立刻就吃!”看见老周为难的摸样,宋可乐很不好意思,说完话以后,赶紧低着头,使劲的往嘴里扒饭吃,半点也顾不得淑女形象。


好不容易把那一大碗米饭吃下了肚,宋可乐被撑得直打嗝,放了碗匆匆跑出餐厅,可这诺大的客厅里,哪还有陆晋琛的半点影子?

“人呢……”宋可乐一急,眼泪大颗大颗的就流了下来。


看来,今天这一上午,她是白等了!


她站在原地,满心的无助。


老周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女孩儿在哭,有些惊慌:“哎哎,你别哭呀,到底怎么了呀?别哭了别哭了……”


一个常年在军营里的大男人,你让他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他或许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你若是让他去哄一个丫头,那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这会儿,宋可乐的眼睛里正在掉金豆子呢。


“陆叔叔呢?陆叔叔是不是不管我了?”她老伤心了。


老周一听这话,当即明白过来。


“咳,我当是什么事儿呢,放心吧,首长没走呢,估摸着这会儿在楼上,你”


老周的话还没说完呢,女孩儿便已经噔噔噔的往楼上跑了去。


“哎!”


老周刚想追。


可这才眨眼的功夫,宋可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楼梯间。


此时此刻,二楼书房内。


男人正在整理档案,冷不丁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他抬头望去。


随即,目光一冷。


“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他严厉道。


宋可乐缩了下脖子,赶紧又退出去把门关上。


陆晋琛微怔,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伴随着女孩儿清脆好听的声音:“报告,我是宋可乐!”


嗬,这丫头,怪机灵的!


陆晋琛忍不住一笑,但仅仅片刻,他又恢复了冷冽的模样。


“进来!”


他冷冷淡淡的出了声。

第3章缠着他不放!

宋可乐将门推开,她先是伸进来一颗小脑袋,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直瞅着屋里的男人。


“我刚才没听清楚,请问,我可以进来了吗?”她小心的问道,一只小手还撑在门边,怎么看都是个机灵古怪的丫头。


陆晋琛朝她招了招手。


“进来吧。”


女孩儿这才裂开嘴一笑,高高兴兴的走了进来。


她站到了书桌跟前,双手下垂平贴在裤管两边,清秀精致的五官,稚嫩尚在。


陆晋琛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这都快六点了,你还不回家?”


“我家里没有人。”


宋可乐说道,末了,她又补充一句:“爸爸妈妈去外地了,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弟弟,可是,弟弟他还在管教所里呢,陆叔叔,你可不可以”


“丫头!”


男人忽然出声将她打断,他声线平和,独有成熟男性的韵味:“这事儿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既然你弟弟打了人,该走的法律程序还是走的,你应该把这事告诉给你的父母,而非是我。”


“不行的,我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给爸爸妈妈。”宋可乐有些着急,她连道:“如果让爸爸知道了,他肯定会打弟弟的。”


陆晋琛有些头疼。


“你的父母有权知道。”他如是说道。


“可是,你不是说过,我有困难的时候,可以找你嘛……”女孩儿的声音很软很软,就跟那黏黏的棉花糖似的。


陆晋琛动作一顿。


他抬了头,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瘦小的小女孩儿身上。


犹记得几年前,他见到这个丫头的时候,她还是个病人,虚弱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小脸瘦得比巴掌还要小,可是那双眼睛,却始终很亮很迷人。


而此刻,那双眼睛正看着他。


陆晋琛的心里忽然就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正欲张嘴,外面传来老周的声音。


“报告,军部急电。”


陆晋琛眉头一皱,表情瞬间转冷。


“接进来。”


他说了句,侧身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


宋可乐倒也乖巧,知道男人有正事要忙,她也不打扰他,安安静静的就站在旁边,只是那双好奇的眼,一直都跟着陆晋琛在打转。


半个多小时后,陆晋琛提步往外走。


宋可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始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首长,车已经备好了。”


老周站在楼梯口,看到领导走出来以后,即刻立正敬礼

陆晋琛的表情不变,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只是,等他走到了院子里的时候,他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毫无预兆的就停了脚。


宋可乐淬不及防,一下就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唔!”


她痛得皱起五官。


陆晋琛转身看着她。


“你怎么还在这里?”他皱着眉,有些不悦。


宋可乐一边揉着自己的鼻子,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倔:“你还没答应要帮我呢。”


陆晋琛吸气。


“副官!”


他赫然出声。


“到!”旁边穿着军装的男子走了过来,抬手敬礼。


陆晋琛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目光盯着眼前的女孩儿,径直出声:“把人给我送回去,务必要亲自看着她进家门!”


“是!”


副官领命,伸手就要去拉宋可乐。


哪料,女孩儿忽然就跳了起来。


“我才不要回家!”


她尖声叫道,身子一跳,双手双脚的就缠在了某人身上。


这一幕,令周围人都惊呆了。


陆首长向来冷酷严厉,可何曾有人,敢这么抱他?!


宋可乐也是后知后觉,等着她回过神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正抱着陆晋琛。


男人的容颜近在迟尺,他黑眸深沉如海,表情亦是讳莫如深。


“松手!”


他冷冷出声。


宋可乐当然不愿意松手,听了这话以后,反而是更紧的抱着他。


她语出惊人:“如果你不管,那我就要永远跟着你,当你的跟屁虫!”


女孩儿到底是年纪轻,当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并不见得有太多气势,只是她的嗓音有些轻柔,听起来倒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尖儿,麻麻的。


陆晋琛面无表情,英俊的容颜就像是冰雪。


“这可是你说的!”


“是,就是我说的!”宋可乐根本就没有多想其他,顺着他的话便扬声回答道。


陆晋琛忽然勾唇。


他伸出了手。


宽大的手掌,稳稳的就托住了女孩儿的小屁股。


宋可乐的身子有些僵,男人掌心的温度,隔着布料,想是火一样的灼热。


陆晋琛面无表情的抱着人上了车。


“副官。”


他淡漠的出了声,一边将女孩儿放到旁边座位上。


宋可乐的心脏咚咚作响。

第4章给你当牛做马!

她已经闻到了来自他身上的成熟气息,虽然有些陌生,但令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


唔,就像是爸爸的感觉,但是比爸爸的感觉更加浓厚一些,因为每次爸爸抱她的时候,她的心跳并不会加快。


“去淮南路。”


陆晋琛说道。


“是!”副官领命,立刻启动轿车上路。


宋可乐先是一愣,忽然又反应过来。


淮南路,那不就是她家吗?

“不,我不要回家!”


她出声大喊起来,倔强得很,简直就像是一头小牛儿。


陆晋琛紧抿薄唇,不说话。


“陆叔叔……”


宋可乐见到硬的不行,立马开始扮可怜,她泪汪汪的揪着他的袖子,试图说服这个性子冷漠的男人,只听她开口说道:“天翔他是好孩子,真的,我不骗你,他的学习超级好的,上次还得过全校百米竞赛的第一名呢!”


百米竞赛,能和学习挂什么钩?


陆晋琛的嘴角勾起,像是在笑,又像是没有笑。


宋可乐看见他仍然不说话,禁不住放出了杀手锏:“陆叔叔,只要你能答应救我弟弟,我、我就……”


她有些结巴。


后面那句话,她张了几次嘴,都没能够说出来。


倒是陆晋琛转过了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丫头。


“你就怎样?”


他终于开了口,声音低低沉沉的,有些性感。


只可惜,宋可乐现在还不懂性感是什么。


她单纯的以为,她已经把陆晋琛说动了。


“我就给你当牛做马!”


她信誓旦旦的举起自己的小手,摆出一副发誓的模样儿,眼神很认真。


陆晋琛一怔。


当牛做马?


这丫头知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怎么样?陆叔叔,这个很划算吧。”宋可乐笑得狡黠,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晶亮晶亮的。


陆晋琛摇头。


他道:“你知道什么是当牛做马么?”


“知道呀。”宋可乐点了头,表情还挺认真的,她说道:“只要你救了我弟弟,我就给你当牛做马,随便你让我干什么都好!”


陆晋琛敛眉。


宋可乐见状,赶紧又补充一句:“如果是我不会的,我还愿意去学,总会让你满意的!”


宋可乐并不笨,她的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只要等着陆晋琛把她的弟弟救出来以后,她立刻就撒丫子跑得远远的,反正这些大人都不会跟她一个孩子计较太多的。


殊不知,过了没多久的时间,陆晋琛偏偏就计较上了。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宋可乐还没有等到陆晋琛的回答时,副官的声音倒是率先响了起来:“首长,淮南路到了。”


宋可乐闻言一惊。


她下意识的转头朝外面望去,熟悉的街道和楼房,可不就是在她家门口了么。


“下车。”


陆晋琛淡淡的启了声。


宋可乐不肯动,反而抱住了他的手臂,可怜巴巴的瞅着他。


如此爱耍无赖的女孩儿,这还是陆晋琛头一次见到。


他有些头疼,大手抓住女孩儿的胳膊,那细细嫩嫩的触感,宛若只需他稍微用力一捏,就能折了。


“听话,下车!”


他再次重复道,脸上亦有了不耐之色。


其实,宋可乐的心里很害怕。


对于陆晋琛这个男人,她的记忆并不深,只知道他是个好人,曾经救过自己。


所以,她才愿意来求他的。


在她的认知里面,既然陆晋琛都愿意出手救她了,那他肯定也是愿意救宋天翔的。


于是乎,便有了今天这么一出闹剧。


陆晋琛很头疼,相当的头疼。


这丫头的身子骨太纤细,他不敢用强的,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早就被他扔出车外了。


“首长!”


这时候,副官的声音传了过来,隐约有些焦急:“这附近好像有记者!”


此话一出,车里倒是安静了下来。


宋可乐依旧抱着陆晋琛的手臂,她歪过脑袋,声音糯糯的:“淮南路西街有家影视公司,这里当然有记者了。”


“首长?”


副官转了头,有些担忧。


陆晋琛的身份,并不适合曝光。


况且,最近更是敏感时期,不知有多少人正在暗地里盯着呢。


“开车。”


陆晋琛沉吟片刻,果断下了令。


“是!”


司机闻言,立刻驶离淮南路。


宋可乐暗暗地舒了口气。


“还不放手!”陆晋琛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立刻撒了手,有些讪讪的看着他,像是个小奴才似的。


“陆叔叔,你真好!”


她这样说道。


陆晋琛冷哼。


“别把这话说太早,我还没答应你呢,小丫头。”


宋可乐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

第5章去他住的地方!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帮忙啊?”她有些抓狂,合着她求了他这么久,全都白忙活了?


陆晋琛的反应很平静。


“我会先派人去做调查,等结果出来以后,我再告诉你。”


这已经是陆晋琛最大的让步。


宋可乐点头。


她也是个知趣儿的人,既然人家都愿意做出让步了,她便不会再顺杆爬。


“谢谢您。”


她甜甜的笑,嘴角梨涡忽隐忽现。


她指着前边的路口,继续说道:“我今天已经太麻烦您了,唔,您就让司机在前边把我放下来就好了,我自己会回家了!”


这一口一个‘您’的,真是听得让人膈应得慌。


陆晋琛的心里忽然就有些不舒坦了。


这小家伙还挺诚实,他这才刚答应下来,她倒是立刻就不‘粘’了,之前还抱着不肯撒手呢,这会儿反而是主动的要求下车了!


陆晋琛是谁?

特种部队出身,我国史上最年轻的指挥官,以诡谲多端的铁手腕闻名,只要是他带领的部队,从来都是不败神话。


所以说,这样的男人,他城府之深,岂是你我能探?

“副官,回军区。”


陆晋琛毫无预兆的出了声。


原本逐渐放缓的汽车,再次提速,如同离弦之箭。


宋可乐目瞪口呆,小手还放在车门把手上呢,眼睁睁的看着淮南路离自己愈来愈远。


……


一路来,车厢里都很安静。


宋可乐无声无息的蜷缩在真皮车椅里面,旁边还放着她的书包,大概是累了,她正耷拉着眼皮儿,像是随时都会睡过去的模样。


陆晋琛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丫头一直就是安静的,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倒是让他意外。


他以为,宋可乐是一株百合花,哪料想,这丫头就是一只小猫儿,若是把她逼急了,她恐怕还会朝你挥爪子!


刚想到这里,身边的丫头动了一下。


然后,她的整个身子都靠了过来。


陆晋琛皱眉,正要抬手把她推开,哪料,这丫头竟顺势抱住了他的手臂,小脑袋直接靠在他的肩头上,睡得倒是挺舒坦的。


“首长……”


前边,副官见状有些担忧。


据他多年的经验,这个小女孩肯定要被骂的。


“别说话。”


陆晋琛淡淡的开了口,低了头,幽深的目光落在宋可乐的那张白皙小脸儿上,嘴角无意识的勾了起来。


他倒是觉得,这丫头还挺有趣儿。


……


不知道睡了多久,宋可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依然还在轿车里面。


只是,车里已经没有了陆晋琛。


“啊!”


她被吓了一跳,赶紧朝着车窗外面望去。


“醒了?”


一道男声传来。


宋可乐转了头,这才发现,副驾上还坐着一个人,是陆晋琛身边的助理老周。


“周叔叔。”宋可乐裂开嘴,特别的有礼貌。


老周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首长有事先走了,他在临走前就特意吩咐过,让我在这里等你醒来以后,让你自个儿选择,是要继续当跟屁虫,还是送你回家。”老周说道,脸上有着笑意。


宋可乐鼓起了腮帮子。


她嘀咕道:“我才没说要当跟屁虫。”


老周哈哈一笑。


他说道:“首长只是和你开玩笑的,不必当真,这样吧,我开车送你回去,怎么样?”


宋可乐没有急着回答。


她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表情特别的狡黠。


“那我弟弟的事呢?”她开口问道:“陆叔叔是怎么说的?”


“这个嘛……”老周皱了下眉,摇头道:“首长没说。”


“那我就不回去!”宋可乐闻言,立马做出了选择:“只要他一天不把弟弟救出来,我就要一直跟着他,当个跟屁虫又怎样?只要能把弟弟救出来,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她的年纪很轻,加上又是一个小姑娘,当她说出这句‘上刀山下火海’的时候,真是没有半点威慑力,反倒是蛮可爱的。


老周叹了口气。


“好吧,既然你不走,那我就先带你过去。”


“去哪儿?”宋可乐好奇的看着他。


“时间不早了,先带你去宿舍。”


说罢,老周下了车。


宋可乐见状,赶紧也跟着走了下去。


一路来,女孩儿都很好奇,不停的左顾右盼,看着列队走过的战士们,她还会有模有样的朝他们敬礼,模样儿极为讨巧,而这时候,对方往往也会抬手回礼,引得她哇哇大叫,就像是进了大观园里的刘姥姥,看到什么都稀奇。


很快,两人到达了宿舍。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