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现代言情

天价金婚:亿万老公诱妻成瘾
分类: 现代言情 作者: 隋安
更新:2018-06-14 状态:完本 字数:70.51万字

简介: 照顾车祸毁容的姐夫,第二天醒来却被人捉奸在床。 传闻他十二岁被毁了容貌,面相狰狞,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泼皮无赖。季雨希白天赚钱养家,晚上还要给他按摩洗澡外加暖床。嫁给这个奇葩男人,季雨希觉得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一场迫不得已的婚姻,掀起一场波涛汹涌的豪门恩怨。 季雨希一直以为他是任人宰割的羊,可当真相慢慢揭开,才知道他是披着羊皮的狼。 一次意外的发现,她看到了那张惊世骇俗的脸……彻底石化在原地!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睡错了地方

季雨希觉得自己做了个春梦。


跟一个帅气的男人在暗夜里起起伏伏,昏昏沉沉,很久很久……


睁开眼睛的一刻,对上萧震擎那张满是绷带的脸,她只感觉头脑轰的一声响。


下意识的向后退却被这个男人抱的死死的。


肌肤间的零距离接触,让她感觉此时的自己身无一物。


季雨希瞬间崩溃了。


“混蛋!”她抬手想打,却被他一把抓住,幽深的眸子寒光四射,声音沙哑:“你怎么会在这里?”


季雨希崩溃的边喊边挣扎:“我怎么知道?你先放开我!”


一醒来就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还来不及整理思绪。


哐——


床上的季雨希正在挣扎间,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接着冲进来两个女人。


季雨希的脸色瞬间煞白,不知所措得看着养母和姐姐,甚至忘了该有的反应。


看着突然闯入地两个人,萧震擎的剑眉微蹙,如墨般得眸子接着暗了下去。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也能感觉到此时的他是不悦的。


“季雨希,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他是你姐夫呀,你居然也跑来勾引他。我们家养你二十年,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枉费我一直拿你当亲生女儿看待,你竟然做出这种事!”


吴海丽的五官有些扭曲,指着季雨希破口大骂,那架势俨然一副泼妇骂街。


旁边的季盈盈则眼底含泪,楚楚可怜的看着季雨希委屈的道:“从你两岁到现在,我什么都让着你,玩具给你玩,衣服给你穿,我把你当我最亲最爱的人,可是你,你竟然连自己的姐夫都要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着养母和姐姐义正言辞的话,季雨希有些懵。


在季家二十年,她哪天不是在冷嘲热讽中熬过来的?


把她当亲生女儿和最亲最爱的人?

她是不是听错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慌乱不安的解释:“妈,姐,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


吴海丽满脸的讥讽:“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季雨希有些语结,裹着毯子坐在床上不知怎么回答。


昨天下班后,养母让她来这里照顾车祸受伤的姐夫萧震擎。


明明就趴在床边,谁知一觉醒来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眼前的养母和姐姐,她想解释却发现百口莫辩。


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如眼前的一幕来的直接。


房间里顿时陷入短暂的沉默,气氛说不出的压抑。


“吵完了?”靠在床头的男人眸子微眨,眼神慵懒的看向母女俩。


他的脸上缠着绷带,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但那犀利的眸光看过来时,还是让母女俩的心颤了一下。


这个男人虽然毁了容,但帮自己老公轻易还了一百万,还跟赌场的老板是好朋友。


人家动动手指,掐死她们一家还是绰绰有余的。


吴海丽的脸上立即浮起一抹笑容,语气也变得缓和起来,看着萧震擎解释道:“震擎别生气,这孩子做出这种事我是真的被气坏了。”


萧震擎没看她,伸手从床头拿过一支香烟点燃,轻吸一口再缓缓的吐出一阵烟雾。


这才看着吴海丽薄唇微勾,语气带着嘲讽:“气坏了?岳母是肝气坏了还是肺气坏了?不瞒你说,我有个很好的兽医朋友最拿手的就是这种手术,需不需要我帮岳母约一下?”


吴海丽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知道萧震擎这是生气了,继续道歉:“震擎千万别生气,我刚才太冲动了,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做出这种事我也不会生气,还希望震擎不要见怪。”


萧震擎挑了下剑眉,慢条斯理的反问:“如果我见怪呢?”


吴海丽的嘴巴抽搐了一下:“震擎是……什么意思?”


萧震擎的语气带着几分讥诮的味道:“我什么意思,岳母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


吴海丽强装镇定:“我是真不知道什么意思,震擎不防把话直说了。”


萧震擎如刀般的眸子落在季盈盈的身上,眼神极具穿透力,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


季盈盈心虚的侧过脸去,双手不自觉的揪紧了裙摆。


修长的手指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声音冷冽:“出去。”


吴海丽的脸上僵硬的动了动,偷瞄了一眼床上的季雨希牵起女儿的手走出了病房。


房门一关上,季雨希就快速拿过衣服套在身上,恨不得下一秒就消失在这个房间里。


萧震擎坐着没动,只是靠在床头眯着眸子审视着她。


“如果你自己出去,我想会死的很惨。”说完抬脚下床,开始慢悠悠的穿衣服去了卫生间。

第2章被他摸到了

“你才死得惨呢,我告诉你,昨天晚上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季雨希边说边走到了门口,她是真的一分一秒也不想留下来,可是想想外面的养母和姐姐,她的脚步又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两岁被奶奶领回季家,二十年里,养母和姐姐的性格她比谁都清楚。


听着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季雨希把身体靠在了墙壁上。


昨天下班之后的事,迅速涌入了脑海。


养母说姐姐这两天重感冒,昨天晚上实在支撑不住所以让她代替照顾一下姐夫萧震擎。


她坐车赶到医院的时候,养母还拿了个保温筒给她,说是里面有萧震擎和自己的晚餐。


当时她还有些纳闷,萧震擎不是很有钱吗,怎么还让养母送饭?但这些问题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姐姐季盈盈的事一向不让她插手,就算是问了,换来的也只是一顿讽刺。


晚饭过后,她感觉有些困,就趴在床边想眯一会儿,没想到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做了个春梦,现在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梦。


双腿间传来阵阵疼痛,似乎挪动一下腿脚都能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因为太过紧张,她完全忽略了身上的痛楚,现在才清晰的感觉到。


可见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有多猛烈。


她郁闷的看一眼卫生间,有种想冲进去狂揍那个男人的冲动。


她才二十二岁,两个月前刚刚大学毕业,就被那个男人夺走了第一次。


可昨天晚上的事没弄明白,她还不能百分百断定是那个男人强上了自己。


萧震擎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季雨希站在门口,垂着眼睑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她脸上纠结得表情,他的剑眉一挑,抬脚走了过去。


一看他要走过来,季雨希警觉的想往旁边躲,可旁边无处可去,他几步跨过来,双臂在墙壁上一撑,把她禁锢在臂弯里。


跑又跑不掉,季雨希只好仰头看着他。


萧震擎没说话,只是微俯头,一双幽深的眸子看着她的小脸打量。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底子极好。


白里透红的肌肤,挺翘的鼻子,刚刚抿过的双唇泛着一点儿水润的光泽,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紧张纠结地瞪着她。


此时的她看上去有些不安和紧张,可就是这副楚楚可怜却又倔强的表情更加吸引男人的目光。


想起昨天晚上她在自己的身下呓语呻吟,他的喉结忍不住滑动了一下。


大手伸过去,在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上轻轻划过。


她下意识的向旁边歪了下头,还是被他摸到了。


很少跟男人这样亲密接触的她,脸再次红了。


“你……你不能这样。”


他微微勾了下唇,语气带着取笑的意味:“做都做了,你还怕这个?”


被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季雨希警惕的全身都绷的紧紧的。


这个男人的眸光太深邃,犹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泉水,多看上几眼就要把人吸进去。


即使脸上缠着绷带,他的周身依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十足的压迫感。


“你能不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薄唇一勾,眼神里带着取笑的意味:“你来照顾我,然后主动爬上了我的床,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雨希被这话气的脸色通红,又羞又恼的反驳:“不可能,我又不喜欢你,为什么要主动爬上你的床?”


“那你怎么解释在我床上的事?”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你趁我睡着了把我抱上去的。”


萧震擎半眯了下眸子:“你的智商跟你的长相完全不成正比。”


“你才不成正比呢,以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几个女人能主动爬上你的床?何况我有男朋友,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萧震擎好笑的看着她:“怪不得被人利用,原来是脑子不好。”


“你别在这里强词夺理,你昨天晚上强奸了我,我要去报警。你给我让开!”


萧震擎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听她的话自动的后退了两步,转身向病床走去,在床上直接躺了下来。


看着还愣在门口的季雨希挑衅的笑笑:“想要报警,我劝你最好快一点儿。”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唇角还挂着讥讽的笑。


看着这个无耻的男人,季雨希气愤的握了握拳:“你给我等着!”转身打开房门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她还就不信了,就算他是个伤员,也不能打着受伤的幌子强坚自己的小姨子。


可她走出去十几步,就被楼道里出来的养母和姐姐拉到了一边。


“妈,昨天晚上真不是我故意的,我现在就去报警,我就不信警察不相信我的话。”


被人莫名其妙夺走第一次,还被养母和姐姐诬陷,她说什么也要给自己讨回清白。

第3章她的软肋

一听养女的话,吴海丽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回头看看萧震擎的病房,拉着季雨希走进了静悄悄的楼道里。


吴海丽压低声音道:“你傻呀,这种事你要是报警,咱们家以后还怎么见人?”


跟着走进来的季盈盈也撅着嘴巴道:“就是,他可是你的准姐夫,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你要是一报警,咱们家的脸面全都丢光了。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季雨希郁闷的反驳:“现在被强奸的人是我不是你,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吴海丽抬着食指戳了下季雨希的脑门:“你这个傻孩子,这事要是爆了光,你以后还怎么嫁人?我们相信你,别人也会相信你吗?难道你想一辈子让人戳脊梁骨?这个人你能丢的起,妈可丢不起。你要是报警,先跟季家断绝关系再说。”


听养母说断绝关系的话,季雨希接着收了声。


看雨希没说话,吴海丽脸色温和的拉着养女的手低声道:“雨希,你姐跟萧震擎订婚的原因你也知道,一是你爸欠了别人五十万的赌债,二是你奶奶做手术还有后期疗养。如果不是萧震擎帮咱们,你姐也不会答应嫁给他。现在既然是他先做错了事,我们就跟他讲清楚,我们不追究昨天晚上的事,但他跟你姐的婚事也一刀两断。以后各走各的路,你看怎么样?”


季雨希郁闷的鼓了鼓腮帮子:“那也太便宜他了。”


吴海丽冲一边的女儿使了个眼色,季盈盈立即上前拉住妹妹的胳膊,苦着一张脸道:“雨希,刚刚姐误会你了,真是对不起。可这事已经发生了。他跟你发生了关系,我不可能再嫁给他。可如果真那样,先不说爸被人抓去,奶奶也要从医院里回家。以奶奶的身体,你觉得回家后她能撑多久?”


季雨希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看养女还是不点头,吴海丽打感情牌:“奶奶当年把你领回家,就算你不看爸妈养你的情分,也得看奶奶的恩情,雨希,你说呢?”


不得不说,季雨希在季家的二十年里,吴海丽对她的性格了解的一清二楚。


无论任何事,只要一提到奶奶,她都会无条件的妥协。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听养母提起奶奶,季雨希迟疑了一下便妥协了。


“那……好吧。”


奶奶在她心里是最不能受到伤害的人。


如果因为这件事波及到奶奶的治疗,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听养女终于松了口,吴海丽总算松了一口气。


“雨希,这件事你是最大的受害者,让他跟你姐退婚的事,你说出来是最有利的。你先冷静一下,一会儿去跟他说清楚,好吗?”


季雨希不希望这件事再拖下去:“我现在就跟他去说。”


“那你小心点儿。”


看着季雨希出了楼道的门,再听着她的脚步声走远,季盈盈轻手轻脚的走到楼道的门口。


伸着脖子向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接着缩回了身子,看着母亲吴海丽开心的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母女俩人相视一笑。


“妈,你说我们算不算成功了?”季盈盈上前挽住母亲的胳膊向下走了几个台阶后停住。


吴海丽得意的点点头:“嗯,看样子雨希是信了我们的话,只要我们接下来不露出破绽,你肯定就能逃过这一劫。”


季盈盈哼了一声,鄙夷的撇了下嘴:“长的跟个鬼一样,还想让我嫁给他,做梦去吧,我可不想守着一张鬼脸过一辈子。”


如果不是父亲把公司里的钱拿去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她也不会被逼跟萧震擎订婚。


那个男人虽然有钱,但是长的太可怕了。


半个月前她无意中看到了他那张蚂蟥皮一样狰狞恐怖的脸,当场吓得昏死过去,回家之后说什么也不嫁了。


可萧震擎帮自己家还了一百万的赌债,还跟债主相识,不嫁是肯定不行的。


冥思苦想之下,终于想出现在这个好办法。


让季雨希主动爬上那个鬼男人的床,自己和母亲再一早去捉奸。


知道她不会心甘情愿,所以才会让母亲在昨天晚上的饭菜里放了点儿东西。


重新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萧震擎正沉默的站在窗边。


上午的阳光把他颀长的身姿映照的挺拔修长,如果他不回头,连季雨希都要误会他是个帅气有型的男人了。


这么好的身材偏偏被一张毁了,真是可惜了这身花美男一样的皮囊。


听到身后的响声,萧震擎回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满脸的绷带只露出鼻子和眼睛,给他凭添了一股神秘感。


“报警了?”他微眯着眸子,眼底深处折射出一点危险的光。

第4章只有我不想娶,没有你不想嫁

季雨希被问的干咳了两声:“萧震擎,我要跟你谈谈。”


他淡淡的挑眉:“嗯哼?”


“昨天晚上的事我不追究,”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条件就是你跟我姐的婚事作废,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各走各的路。”


他的眼神冷了冷,向她逼近一步,大手捏起她的下巴,头跟着低下来。


对上他冰冷的眸子,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她下意识的后退,腰间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她的身体顿时一僵。


“你觉得我们之间的主动权在谁的手里?”


她紧张的咽了下口水,这个男人的眸光如炬,跟他对视需要极大的勇气。


可自己不欠他的,为什么要怕他?


“萧震擎,你别欺人太甚。我不追究昨天晚上的事,你还想怎么样?”


他的眸子再次一冷:“你不追究,不代表我不追究。”


“那你想怎么样?”


“嫁给我。”


“你做梦!”


她气愤的大声回答,可话音刚落眼前便黑影一闪。


后脑接着被人扣住,他的唇准准的落下来。


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狠狠的斯磨,像是品尝到她唇间的一点甜,他霸道的探进去深入,迫使她跟自己一起激吻。


季雨希努力的向后仰头,可奈不住他有力的手臂,她根本逃不开。


整个人在他的怀里又急又羞,可他像是没感觉到,直到吻的满足了这才餍足的放开她。


可腰间的手臂依然收的紧紧的。


他的眸光微闪,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梦想成真。只有我不想娶,没有你不想嫁。”


“你还是死了这个心思吧,我死也不会嫁你的。”


看着她因为焦急染满红晕的脸颊,他幽深的眸子眨了一下,接着松开了她:“那我们就试试,一个星期内,看谁能赢?”


季雨希咬紧牙根:“我绝对不会输的。”


萧震擎淡笑了一下:“希望如此。”


季雨希恨恨的瞪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吴海丽母女俩一直躲在楼道里窥探着萧震擎的病房门口,两人不敢靠近,因为病房门口一直站着一个像钟馗一样的男人。


偶尔一个犀利的眼神看过来,母女俩立即紧张的缩回身子。


其实她们对萧震擎并不怎么了解,只知道他有能力帮自己家还一百万的债肯定是有钱人。


但看他现在的样子,估计也不是太有钱的人。


说不定也就是个爆发户而已。


因为真正有钱的人,脸伤成这样肯定送到国外去治疗了。


季雨希出来的时候,又被吴海丽拉进了楼道。


听养女说两人没谈拢,吴海丽有些紧张了:“那他有没有说你姐的事?”


季盈盈也紧盯着她,生怕自己听到不好的结果。


“没有。”


吴海丽接着追问:“也就是说,他现在非你不娶,是这个意思吗?”


季雨希微咬牙根:“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吴海丽和旁边的女儿无声的对视一眼,接着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我们绝不让他得逞。在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还是回家商量吧。”


“妈,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奶奶再回家。”


“好,那你小心点儿。”


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吴海丽母女一起回了家。


季雨希出了医院,准备坐车去郊区的医院里看看奶奶。当时因为季家没什么钱,奶奶发病的时候只能送去了郊区的医院。


站在路边时,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男友冯家铭打来的。


季雨希迟疑的抿了下唇,昨天晚上发生那种事,如果他知道了一切,肯定会提出分手吧?


“雨希,我快到医院了,你现在在哪儿?”


知道昨天晚上季雨希来照顾她的姐夫,冯家铭坐车赶了过来。


“我就在医院门口。”


“你在那儿等着我,我有事要跟你说。”


“好的。”


冯家铭果然来的很快,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季雨希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


她立即转身,就看到男友冯家铭右手提着一个精致的小蛋糕向她大步走来。


他的身材颀长,早晨的阳光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想起他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是一往情深的表情,她的心就跟着一暖。


这样一个帅气又温和的男人,只是在远处看过去,也让人忍不住的心醉。


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她心存愧疚。


抬头看着他时,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做到坦然。


“怎么还买了蛋糕?”


“知道你昨天晚上照顾伤员,所以今天特地来犒劳你。”


冯家铭说完把手里的蛋糕递到她的手上,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倾前身子轻吻了下她的额头。


再伸手把她轻拥到怀中,下巴轻放在她的头顶上幽幽的道:“雨希,我要离开一段日子了。”


“为什么?”

第5章诡异的男人

冯家铭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忧郁的光:“我妈的身体不好,我要回乡下一段时间,我离开的这段日子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她靠在他的怀里乖乖的点点头,伸手抱紧他:“家铭,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嗯。”冯家铭放开她,大手宠溺的揉揉她的发丝:“半个小时后的火车,朋友送我去车站,我得先走了。”


“那你路上小心,到家一定给我打电话。”季雨希边说边拉开包的拉链,从钱包里拿出几百元钱塞给他:“这些钱你拿着,回家肯定能用的上。”


冯家铭低头看着她没说话,拇指轻轻划过她的唇间,一双深邃的眸子有星光闪过。


看着她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雨希,你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过上有钱人的生活。”说着拿过她的钱包,把那几百元又重新放了进去。


低头在她的唇上快速的轻啄了一下,眼神有些不舍:“雨希,我走了。”


他走的有些快,季雨希还来不及说什么,看他已经走进路边一辆红色的车子里,只好抬手冲他挥了挥。


红色的玛莎拉蒂快速的启动,向着前方急驰而去。


看着后视镜里的季雨希越来越远,冯家铭的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旁边打扮时尚的霍晓菲边开车边看他一眼:“家铭,你不会还对那个女人有所留恋吧?”


冯家铭闭了下眼睛,违心的回答:“怎么会?”


霍晓菲有些郁闷的嘟囔:“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吻她?”


冯家铭淡漠的看向她:“只是告个别而已,那样做才不会引起她的疑心。”


霍晓菲看他的表情有些冷淡,立即换了个笑容:“家铭,我爸刚刚打电话说已经把你妈安排到最好的医院了,只要有了合适的骨髓,你妈就可以做手术了。”


“——嗯。”


“那……把你妈安顿好,我们就举行订婚仪式好吗?”


“——嗯,好,你看着办吧。”


霍晓菲听他的话脚下突然一个急刹车,凑过来在冯家铭的唇上用力的一吻。


追了他这么长时间,终于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她感觉自己幸福死了。


马路上立即传来一阵阵刺耳的鸣笛声,冯家铭作势的推开她。


“菲菲,先好好开车,这样太危险。”


霍晓菲看着他甜甜的一笑,坐直身子重新发动了车子。



霍家别墅。


霍家所有人都坐在四环沙发里,除了霍明启霍老爷子之外,全都充满敌意的看着对面那个诡异的男人。


说他诡异,一点儿也不为过。


头上戴着鸭舌帽,一副黑酷的墨镜罩在满上绷带的脸上,黑白对比鲜明。


一双狡黠的眸子从镜片后看过来,眼底深处隐藏着危险的阴鸷,如同一只野狼,像要随时发起攻击。


客厅里的气氛凝重又压抑。


一家人过的好好的,老爷子突然蹦出个私生子来,谁都觉得这人是个骗子。


霍明启看着手上那个做工粗糙的木质项链,盯着背面的两个小字不停的喃喃自语:“是念晴……是她……真的是她……念晴……”


一边的梅月容看公公激动的样子,提醒道:“爸,这事可非同小可,您可要看仔细了。”


霍老爷子的眼眶泛红,拿着项链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就是她……这上面的字……是我亲自刻的,肯定错不了……”说着视线模糊的看向萧震擎,声音有些沙哑:“念晴她……是你母亲?”


镜片后的眸子微眨了一下,倒是没否认:“是。”


霍明启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那……那你就是我的儿子?”


萧震擎冷笑了一声:“霍老先生别误会,我只是来送项链的,并不是来认亲的,我母亲说这东西一定要物归原主。您这么大岁数了,就算眼神不好也不要到处认亲。虽然你们家有钱,但也不是谁都想做你儿子。”


霍明启一脸的愧疚:“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对不起念晴……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萧震擎冷声道:“有什么需要尽管提,那我要霍氏集团,你给吗?”


霍明启被问的语结了一下,看着儿子嘴巴抽搐了几下。


萧震擎冷眼的起来:“你不是我父亲,自然也不欠我什么。东西既然已经送到,告辞。”


冷冷的扫一眼对面的几个人,接着转身准备离开。


“震擎,你等一下。”


刚走出几步,就被霍明启又喊住了。


他回过身,看着沙发里那个自己恨了一辈子的人冷声反问:“霍董事长还有什么事?”


霍明启从沙发里撑着拐杖站起来,看着儿子道:“我可以给你霍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看在你母亲的份上……你一定要收下,好吗?”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总裁 完结的总裁小说 总裁小说推荐 好看的豪门小说 完结的豪门小说
总裁小说大全 更新:2018-06-07
霸道总裁爱上你的桥段虽然说在现实中不大可能了,但是在小说中可以风靡已久了,今天小编就给大家推荐几部好看的总裁文小说吧!
完结的总裁小说 更新:2018-06-04
好看的霸道总裁文小说在全都在这里哦,无论是多么的狗血俗套,但是这类文章所求的不就是这一点么。感兴趣的书友们快来这里挑选自己喜欢的小说吧!
总裁小说推荐 更新:2018-06-07
今天本编就给广大书友们推荐一些总裁文吧!相信不少少女心中都会有这样的幻想,一位帅气多金的男人突然闯入你的世界,并和你发生种种不可描述的事情,感兴趣的书友们快来看看吧!
好看的豪门小说 更新:2018-06-08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2018年最好看的豪门小说推荐,各种豪门间的明争暗斗,让你看个痛快,喜欢看豪门小说的你一定不要错过哦。
完结的豪门小说 更新:2018-06-08
这里有着豪门之间的相互争斗,各种好看的豪门小说这里你都能找得到,经典和热门的豪门小说这里全都有,喜欢看豪门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