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展颜坐在雕花梨花木妆台前,静静地瞧着铜镜里的人,整整半个时辰都没有动过。

原主的五官倒是精致,肤如凝脂,皓齿星眸,腰肢袅娜似弱柳,一身陈旧的绛色裙子裹住平板纤瘦的身段,让人……让人,无端地觉得郁闷,她龙展颜活了那么多年,一直都是身材惹火的貌美女郎,忽然间变成这么个发育不良的小丫头,怎么说怎么憋屈。

幸好的是原主也叫龙展颜,不然,她连名字都要改掉。

一名身穿绿衣的婢子走了进来,她没有敲门,径直走到龙展颜面前,居高临下不屑地道:“夫人命我过来通知你,说宫中的教引姑姑来了,让你说话注意点分寸!”

龙展颜身边没有使唤的婢子,因为她本身在府中充当的角色就是婢女,杂役。这名婢子是龙夫人身边的婢女,叫婇篱。能在夫人身边伺候,身份自然比府中的杂役高。

所以,她可以用这般轻蔑不屑的语气跟龙展颜说话。

龙展颜把铜镜往前反扣在妆台前,静静地问道:“我似乎还没答应入宫!”

婇篱狞笑一声,“夫人说了,此事由不得你,圣旨已下,你如果敢抗旨不遵,将会比殉葬死得更惨,不止这样,连你那下贱娘亲的家人,都会一并为你殉葬!”

龙展颜若有所思地道:“换言之,我是非答应不可了?”

婇篱轻蔑地道:“大小姐早这么懂事就好了,也不至于受这么多的苦!”说罢,冷冷地转身便要走。

龙展颜出言喊住她:“将军呢?”

“将军如今在正厅,与夫人商量你入宫事宜,既然是嫁入皇宫,自然是少不得嫁妆的,大小姐有福了!”说罢,恶意一笑,款款而去。

有福?龙展颜淡淡地笑开了,虽然是初来报到,但是这具身体里信息的依旧保存着,入宫殉葬,将死之人,何来的福气?

她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落得如斯田地。在二十一世纪,她是执掌三界法度的驱魔龙族,因为盘古墓的老家伙说她行事乖张,不尽忠职守,耽于逸乐,贪图享受,要她以另一个身份修心养性,还要她学劳什子佛,可这刚穿越到这副躯体,就要面对殉葬的生死大事,如何修心养性?

还不是逼着她大开杀戒吗?不,不,她是个心地柔善的人,大开杀戒这话,只消一想都让她想要立刻打电话报警,善哉善哉!

她打开柜子,想找一件体面的衣服来穿穿,但是打开之后发现,她现如今身上所穿的这件,已经是所有衣裳里最体面的了,连刚才那婢女穿的都要比她好。

所谓的大小姐,不过是府中的大笑话。

龙展颜缓步而出,离开自己所居住一派荒芜的矮苑,一路所见,虽不是极度奢华,却见亭台精致,回廊深深,花木扶疏,颇有几分苏州园林闲适的意味,与她的矮苑有天渊之别。

将军府前厅里几位主子正在就龙展颜入宫一事商议着。

“依弟愚见,这嫁妆也不能过于马虎,虽然皇家不注重,只是咱们自己也不能失了身份!”说话的是龙将军龙长天的弟弟龙长义,得龙长天提携,如今在户部挂了个闲散职位。

龙长天蹙眉想了一下,“这嫁妆不过是走过场,随便给些就可以了,咱们府中如今也不见得宽裕,给多了,只怕叫人猜忌我们私下敛财,反倒落了贪污之实!”

龙夫人微微一笑,道:“夫君所言有理,再说,这入宫为哪般,大家都心知,还不如留些银子,等展馨出嫁的时候多置办些嫁妆!”

将军府的二小姐龙展馨,如今已经定了人家,即将嫁入齐王府为侧妃。这龙展颜虽为皇后,可也是不能指望日后富贵了,还不如多花钱财和心思在侧妃娘娘身上,莫要叫人轻看了龙展馨。

最重要的是,龙展馨是龙夫人所出,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小姐。

龙长天下了决定,“就这么定了,宫里今日命人传话,要把婚事挪前,后日便要入宫,夫人,嫁妆便劳你去操办吧!”

龙长义一愣,“不是说了五日后才入宫么?为何提前了?”

龙夫人不悦地瞧了龙长义一眼,道:“二叔这话不是多余么?”

龙长义随即就明白过来了,怕是皇上情况不好了,所以要早些入宫。到底是要殉葬的皇后,该行的仪式,也不能少了,必须要抓紧时间。

在场的人也都明白了过来,大家都默不作声,不做声,自然不是为龙展颜而忧伤,只是想着一朝天子一朝臣,不知道皇上驾崩,新帝登基之后,会对龙家有什么影响。

龙长义的夫人陈氏担忧地问道:“那丫头现在可同意了?到时候哭闹怎办?”

龙长天冷冷地道:“轮到她说不同意吗?到时候灌点迷药送入宫中就是了,入了宫,自有人收拾她!”

“说得也是!”陈氏笑了笑,“宫里的人,手段可毒了,到时候她若是敢闹,只怕少不了受折磨!”

众人都笑了笑,龙长义的妾侍道:“也是她自找的,谁让她倔?”

龙展颜站立在门口听了一会,便有眼尖的下人发现了她,喊了一声,“大小姐来了?”

龙展颜缓缓地进去,厅中的人齐刷刷地抬头看她,各人的神色都十分淡然,没有人觉得方才他们漠然地谈论着的,是眼前这个女子的生死,而更像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

龙长天不悦地睨了她一眼,“你不在房中呆着,出来做什么?”

龙展颜抬眸瞧着龙长天,淡淡地道:“俗话说,虎毒尚且不食子,身为人父,将军莫非不惭愧?”

龙长天愠怒地看着她,对她公然挑战自己的权威而感到震怒,他冷冷地道:“放肆,身为人女,你又为这个家做了什么?莫非你真要我们龙家七十二条人命因你抗旨不遵而奔赴断头台吗?”

“你们都怕死,却让我去死,这是什么道理?再说,就算你们真被皇家杀头,又与我何干?我入宫殉葬,不是你一心求来的么?拿我的性命去换龙家日后的富贵,总要付出些代价的!”

龙展颜说罢,眸光凌厉地横扫了一下在场的人,径直走到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往日龙展颜的性子懦弱胆小,莫说顶嘴,就连耳光扫到,都不敢躲闪的,昨天议事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不愿意已经在众人的意料之外了,想不到今天,竟然还敢说出此等在他们看来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而最重要的是,她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走到厅中主位上去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