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长天顿时勃然大怒,厉声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滚下来,这位子也是你能坐的?尊卑不分!”

龙展颜抬眸,唇瓣勾出一抹冷笑,道:“好一句尊卑不分,太后已经下旨册封我为皇后,君臣泾渭分明,将军不向我行礼反而怒喝当今皇后,敢问将军,依照我大梁律法,该如何处置?”

龙长天不怒反笑,阴恻恻地道:“好,你懂得这样说便是最好的,也省了我许多功夫,宫中的教引姑姑马上就要来,她是皇太后身边的人,你最好记住你刚才的话,说错半句,有你好受的!”

龙夫人上前劝着,用请罪的口吻道:“夫君莫气,也莫要怪她,要怪只怪妾身平日教导无方,竟教得她尊卑不分,言行颠倒!”

龙夫人虽看似是帮龙展颜说话,只是一字一句,皆如毒针般指向龙展颜,尊卑不分,言行颠倒,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是何等的大罪?

龙展颜轻笑出声,眉目一扬,苍白的脸上竟有无限风情,只是眉眼未免过于凌厉,“夫人要请罪,何不亲自去我娘坟前请罪?”

龙夫人面容陡变,霍然抬头盯着她,她还没说话,龙长天便厉声道:“你母亲有什么需要请罪的?生娘不及养娘大,你母亲含辛茹苦养育你长大,你就这样对她?不识好歹的白眼狼!”

“你们是毒蛇,我为什么就不能做白眼狼?”展颜淡漠一笑,嘴角扬起一抹讽刺来,眸光环视着众人,在场一个个都对她厌恶至极鄙夷至极,甚至连龙长义的小妾也十分的轻视她。

龙展颜心底叹息,好歹是将军府的大小姐,长辈如云,应当是受尽宠爱的,可你原先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只怕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吧?

她淡淡地道:“只是,太后虽然下了懿旨,可我并没有接旨,我不……嫁!”

在场的人因她这句话而微微一愣,脸色皆是刷一下就变了。

龙长义怒上前一步指着龙展颜怒道:“颜姐儿,你休要得寸进尺,你爹宠着你,舍不得打你,我这个做叔叔的,不见得就不敢惩治你,也省得入宫之后叫人笑话我们将军府没家教!”

这一句话,几乎叫龙展颜停下来鼓掌,宠着她?他哪只钛合金狗眼看到龙长天是在宠着她舍不得打她?看来,颠倒是非黑白,指鹿为马,是龙家的强项啊!

龙展颜凤眸一抬,眸光冷冽,龙长义本双目圆瞪,一脸震怒,只等着龙展颜再口出恶言便其他上前扇她耳光,只是触及她那双冷峻的眸子,他竟没来由地一怵。

他旋即定了心,暗嘲自己,这贱丫头哪里来的什么威势?不过是真把自己当皇后,狐假虎威罢了,正欲出言苛责,却听得门外有人高喊道:“老夫人到!”

众人神色皆是一凛,龙家老太太,是当今皇上亲封的二品诰命夫人,当年跟过龙老将军上战场,立过军功,在所有命妇中,算是声名显赫的,连皇太后皇上都对她礼遇有加。

老夫人这些年很少理事,偏居一隅,安心礼佛。

只是多年烧香拜佛,没有让她的面容变得慈祥柔和,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戾气十足,又颇具威严。

只见她领着几名仆妇进来,屋中的人都起身迎接,龙夫人急忙上前搀扶,道:“何事竟惊动了母亲亲自出来?天大的事,使人来唤一声便可!”

老夫人任由她搀扶着走向龙展颜所坐的位子,龙展颜起身,缓缓退至一旁。

众人对她这个举动倒是十分满意的,倒是老夫人冷漠地瞧了她一眼,“颜姐儿也在?”

龙展颜应了一声,“是的,祖母!”

老夫人坐下之后,便有侍女上前拿过她手中的拐杖,退至她身后。

龙夫人与龙长义的妻子陈氏以及妾侍韩氏也都退至老夫人身后,神情拘谨。

而龙长天与龙长义也还不敢坐下,只拱手垂立一旁。

龙展颜见这个阵势,便知道这个将军府的话语权就在这这位老夫人身上。

至于这位老夫人对龙展颜如何,用膝盖也能想到,如果她会护着这个孙女,也不至于叫她在这个家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而且,到出嫁年岁,又被送入宫中殉葬。

老夫人眸光横扫了在场的人一眼,耷拉的眼皮微微一翻,满是皱褶的脸笼上一层冷漠浅淡的笑意,“听说,咱们家要出一位皇后?”

龙长天还没回答,龙长义的妾侍韩氏就抢先一步说了:“回老太太,圣旨已下,只是,我们大小姐死活不同意!”

老夫人微微抬眸,“哦?是么?”她瞧着龙展颜,锐利的眸光慢慢地转移动龙长天脸上,“那便是你办事不力了,连自家女儿都说服不了,真不知道你在战场上是如何统御三军的。”

面对母亲的苛责,龙长天惶恐地道:“其实,也不是不同意,她方才已经应允!”

老夫人淡淡地道,“既然同意了,那就赶紧给她迁个地方,莫要叫宫中的人觉得我们龙府刻薄寡恩!”

“是!”龙长天抬头瞪了龙展颜一眼,“还不赶紧滚回去收拾东西?老太太恩典,让你迁居,算是抬举了你!”

龙展颜傲然站立,冷道:“谢谢,矮苑住得舒心,我并不同意入宫!”

老夫人轻笑出声,仿佛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用怪异的眸光打量了她一眼,“我们颜姐儿倒是出息了!”

她尾音一收,面容陡然正色起来,眸光夹着一丝冷凝看向龙长天,“可见你做事还是不靠谱,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一会宫中来人,见了她这个态度,回宫会怎么跟皇太后说?你请旨让她入宫,心意是好的,到底也为将军府办了件实事,只是既然求了圣旨,你就要让她心悦诚服地入宫,也不枉我们龙家养育了她十六年!”

“是,是!”龙长天恭谨地应道。

龙老夫人嗯了一声,眼皮一抬,瞧着龙展颜,漠然地道:“颜姐儿,将军府的饭不是白吃的,我老太婆哪怕是养一条狗,它也必须要逗得我高兴,在我跟前摆尾遛弯才能赏一根骨头,你身为龙府大小姐,享了十六年的荣华富贵,就该寻思着为这个家付出一些,否则,你便连我屋中的狗都不如!”

龙展颜讽刺地笑了笑,并不说话。十六年的荣华富贵啊,何等的好听?

龙老夫人话锋一转,对龙长天道:“如果还有些嘴硬不听教导的,打便是了,听说昨晚已经用了针刑,只是眼下还是这个态度,可见用刑力度不足,宫中马上就要来人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留着一条性命,能抬入宫就是了!”

说罢,她缓缓起身,对身边的仆妇道:“回去吧,不过是琐碎事,也值不得我如此操心!”

“送母亲,母亲好走!”龙夫人急忙上前搀扶着,然后从侍女手中接过拐着送与老夫人的手中。

老夫人抬眸瞧了她一眼,“这个家,既然交给你打理,便要有点当家主母的样,心慈手软的,能办什么大事?对下人如是,对儿女也是,该赞便赞,该打也不能留手,你疼惜了她,不见得人家就会顾念你的好,什么时候,都有不识好歹的人!”

“是,媳妇明白!”龙夫人低头搀扶,眸中闪过一丝冷笑,心慈手软?不,从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