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偷香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偷香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小编:东城影/时间:2019-02-11 17:19:49

立即阅读

最近有本非常精彩有趣的小说推荐给广大的书友朋友们,这本小说就是《偷香高手》,小说是由作者六如和尚倾心创作的,有兴趣的读者们快来阅读这本故事有趣的《偷香高手》吧~

偷香高手

武侠仙侠 更新:2018-06-13 13:58:35
前往阅读

偷香高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CN阅读 关注后回复:偷香高手 即可立即阅读

点击直接复制:

精选章节试读:

宋青书极为硬气地硬扛着加诸于身上的每一拳每一脚,照常镇定地夹着菜,喝着酒,虽然说在对方拳脚之下,几乎没有一口菜,一杯酒能顺利送到嘴里。

“好汉子!”不远处一张桌上约莫七八岁的男童拍案而起,转头对身边一个全身裹在雪白皮裘中的美丽女子说道,“娘,我要救他。”

一群地痞打得也累了,关键是宋青书一副死人模样,他们打着也没劲,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出头,顿时停下手来,发现是一个七八岁的娃娃,顿时哄堂大笑,待看清了他旁边女子的容貌,顿时色心大起。

地痞首领张口就调戏道:“哟,哪来的小娘子如此美貌,要是你过来陪大爷喝一杯,大爷就不跟你娃儿计较。”

“混帐,敢侮辱我娘!”男童大怒,抓起一旁的板凳就扔了过来。

地痞首领没料到他会出手,大意之下被砸得七荤八素,大怒之下招呼兄弟们上:“给我往死里打,别动那个小娘子。”

“小心!”宋青书被打得鼻青脸肿,也看不真切那边情况,只觉得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往一个小孩子扑了过去。

见到扑过来的众人,那个男童却不慌不忙,一个闪身就放倒了一个地痞,然后站在中间,任由众人将他围住,几番交手下来,众人居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咦?”宋青书仔细看去,见那个男童出手奇短,抬手踢足,全不出半尺之外,但招数绵密无比,周身始终不露半点破绽,因此几个流氓完全攻不进去。

宋青书发现他这套掌法以守为主,颇得太极功神髓,心中还寻思他跟武当有什么关联。考虑到自己武当弃徒的身份,他本来打算先行离去,免得聊起来尴尬。

不过他注意到男童虽然举手投足颇有大家风范,不过毕竟年幼,力气上太过吃亏,已经逐渐落入了下风。

这一来他反而不好走了,几个地痞见这么久都拿不下一个小孩,脸上有些挂不住,有一个人一发狠,拔出刀就往男童砍了过去。

“小心!”宋青书大惊,抓起一条板凳就冲了过去,要是这个小孩因为救自己反而送了性命,那他恐怕要内疚一辈子。

那个裹在白色皮裘里的女子也出手了,只见一条白色的绸带飞了出来,缠住圈中的男童,往后一拉,就将他拉出了战圈。第十二章小龙女儿子都这么大了

见宋青书陷入了重围,犹豫了一下,轻轻一踩旁边的桌子,就飞了过去。旁人只见白光一闪,女子便冲进了战圈,宋青书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一股柔劲就送到了男童旁边。

宋青书急忙抬头看去,只见女子手中的白绸带就如是一条白龙,盘旋飞舞,纵横上下,但听得呛啷、呛啷、啊哟、啊哟、砰蓬、砰蓬之声连响,眨眼之间,几条汉子的兵刃全让夫人用绸带夺下,人全都摔到了楼下。

宋青书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一切,没想到这个长得娇滴滴的女子武功竟然如此厉害,心中寻思,白衣女子,以白绸为武器,难道是小龙女?看着一旁虎头虎脑的男童,宋青书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本来对小龙女还充满着幻想呢,只是没想到她儿子都这么大了。

女子礼貌性地向宋青书点点头,然后拉着男童的手往楼下走去,宋青书满腔疑问不由得全吞到了肚子里。

男童回过头来给他作了个鬼脸,耸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把宋青书逗乐了。

犹豫一下,宋青书还是决定追上去。小龙女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现在生了孩子又怎么样,宋青书也不想错过与她相识的大好机会。

“龙姑娘,等等……”宋青书一路气喘吁吁地追了上去。

听到他明显在喊自己,女子停了下来,疑惑回过头来:“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信龙。”

“你这人怎么喊我娘姑娘?”虎头虎脑的男童有些生气的瞪着他。

宋青书一愣,难道不是小龙女?连忙道歉道:“在下见夫人装束和兵器,跟印象中某人很相似,还望夫人恕罪。在下宋青书,谢过夫人救命之恩。”

男童这个时候插嘴进来:“明明是我救了你,你不谢我,偏偏谢我娘,肯定是见我娘美貌,心中起了坏心思。刚才还以为你是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子,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登徒子。”

他一番话闹得两个大人都很尴尬,白衣女子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斐儿,休要胡说!”说完对宋青书投来歉意的目光,“小孩子不懂事,公子不要介意。”

听女子喊他斐儿,宋青书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莫非你是胡夫人?”

女子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我以前似乎没见过公子。”第十二章小龙女儿子都这么大了

宋青书大为兴.奋,蹲下来抓着男童双肩问道:“你就是雪山飞狐胡斐?”

男童吃惊的看着他:“我是胡斐不假,可不是什么雪山飞狐,咦,这名字挺威风的,以后就用它当外号了!”

胡夫人悄悄将胡斐拉了过去,沉声问道:“不知公子为何认得我们母子?”

“在下从小崇敬侠客义士,刻意关注之下,对江湖中一些事情比较了解,”宋青书胡乱搪塞过去,突然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水晶一般的可人儿,犹豫着问道:“不过在下听闻,当年胡大侠不幸亡故,胡夫人也随之殉情……”

胡夫人微微一笑,宠溺地看了一眼胡斐:“当年我的确是准备跟随胡大哥而去,不过拔刀之际,斐儿突然大哭起来。我突然想到苗大侠虽然是个正人君子,但难保有小人作祟,于是决定先将胡大哥唯一的骨血好好抚养成人。”

宋青书没想到剧情已经起了变化,看来自己穿越而来的蝴蝶效应开始显现了,正在患得患失之际,胡斐兴奋的拉着他的衣袖,期冀地看着他:“你认识我爹?”

宋青书回过神来,听到他的问话,遥望天际面露神往:“辽东胡一刀,遇见作恶之人,就是一刀,是宋某素来敬佩的大英雄大豪杰,只可惜缘悭一面。”

见他赞赏自己夫君,胡夫人脸色也不由得有些缓和,似乎回忆起当年跟丈夫行侠仗义的日子,嘴角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第十三章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

偷香高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CN阅读 关注后回复:偷香高手 即可立即阅读

看本书的读者还看了下面的作品
最新资讯
热销榜
1棒球学园之挥棒吧,少女!

恋神 |青春校园

阴差阳错,她女扮男装进入棒球学园打棒球。 教练不看好她,她就努力进步给她看。 队友不相信她,她就赢得胜利给他们看。 他说他爱她,就算她是个男生。 她莞尔一笑:“好,等我拿到世界冠军,就给你个惊喜。” 青春无悔,梦想不死!!!.....

查看更多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