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六如和尚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六如和尚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编:东城影/时间:2019-02-11 17:28:31

立即阅读

最近有一本故事非常精彩有趣的小说推荐给广大的书友朋友们,这本小说就是由作者六如和尚倾心创作的小说《偷香高手》,是一本故事非常精彩有趣的小说,有需要的快来阅读这本《偷香高手》吧~

偷香高手

武侠仙侠 更新:2018-06-13 13:58:35
前往阅读

偷香高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CN阅读 关注后回复:偷香高手 即可立即阅读

点击直接复制:

精选章节试读:

“你想干什么?”何铁手下意识往后一缩。

“你说呢?”慕容景岳一步一步逼近他,突然一皱眉,“何姑娘不必白费力气了,我可是用毒届的老祖宗,你那点微薄道行,嘿嘿……”

见碧蚕蛊毒对他毫无作用,何铁手真的有些慌了,从腰间摸出软虹蛛索便往他身上抽去。

慕容景岳写意地往空中点了几下,刚好点到软索几个节点之上,本来还威风凛凛的长鞭一下子便如同一条死蛇一般,耷拉在地上毫无生气,何铁手一愣神之际,慕容景岳趁机欺身上前,连点她身上数道大穴。

“放开我!”当何铁手被对方打横抱起过后,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只好无力地呐喊着。

“何姑娘等会儿恐怕就会求着我不要放你了,哈哈哈……”慕容景岳趁何铁手张嘴之际,将一颗粉红色药丸扔到了她嘴里,感觉到怀中娇躯渐渐变热变软,抱着她便往树林深处长笑而去。

祝融神殿中,何氏子弟纷纷倒下,丁春秋众弟子纷纷摇旗呐喊: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

“星宿老仙,德配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

……

殿上的东方暮雪听得秀眉一蹙,宋青书调笑道:“是不是似曾相识啊?不知道丁老怪这些口号比起‘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来哪个更有文采呢?”他脑中浮现出东方不败、丁春秋、洪安通三大马屁大王同台竞技的场景,那画面太美,不由得笑出声来。

“哼,那些口号都是那个人整出的玩意儿,未免有心人怀疑,我就照用了。”东方暮雪冷哼一声,平日里这些马屁用在自己身上倒还罢了,这个时候听到丁春秋弟子的溜须拍马,只觉得分外刺耳。

一旁的蓝凤凰见宋青书居然敢这样和东方教主说话,本来暗自替他捏了一把汗,没想到东方暮雪居然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两人语气好似多年好友一般,不由用一种古怪的眼光在两人之间不停打量着。

“蓝凤凰,你那双贼眼睛若是再乱转,我就将它挖下来炮制五宝花蜜酒。”东方暮雪说话间仍然注视着场中战况,并没有回头的意思。

“哎哟,教主你怎么舍得嘛~”蓝凤凰吐了吐舌头,顺势跪在东方暮雪脚下,将脸蛋儿靠在她大腿之上,姿势甚为温顺柔媚。

宋青书只觉得她的声音娇柔宛转,荡人心魄,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蓝凤凰的容貌来,约莫廿三四岁年纪,双眼极大,黑如点第一百七十五章侍寝

漆,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腰间一根彩色腰带将她纤腰收得盈盈一握,更凸显出胸脯的波澜壮阔,别有一番异于汉家少女独特风韵。

“这两个妞是拉拉?”见蓝凤凰温顺地雌伏在东方暮雪的脚下,东方暮雪也无丝毫忸怩之态,宋青书心中一阵嘀咕,“这样暴殄天物要被天打雷劈的……”

随着何家最后一个子弟倒下来,大殿里陷入一阵诡异的宁静。“老大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岳老三往门口瞧了数次,始终看不到段延庆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原来之前段延庆受了不轻内伤,考虑到东方不败给他的压力太大,丁春秋也敌友难辨,他不敢冒险回到祝融大殿之中,便决定往无心岭外面逃去,其余三大恶人自然等不到他回来。

“东方教主,我们老大可能出事了,我们三人现在出去寻他,不知……”叶二娘犹豫再三,还是上前说道。

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了几人一眼,也不答话,随意挥了挥手,三人如蒙大赦,连忙往外跑去。

一旁的丁春秋看得暗骂不已,心想早知如此,刚才该自己出去拦截何铁手的,“东方教主,既然此间事情已了,丁某也先行回星宿海了,他日宋公子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可派人通知一声。”

东方暮雪坐直了身体,淡淡说道:“既然老仙有事在身,本座也不强留。今日老仙的行为也赢得了日月神教的友谊,他日老仙碰到什么难解之事,大可以上黑木崖找本座。”

“多谢教主!”丁春秋闻言大喜,虽然有些遗憾没有得到冰蚕,但是能得到东方不败这句话,未必就比冰蚕差了。

等到其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东方暮雪开口吩咐道:“蓝凤凰,你留在这里收拾残局,顺便将无心岭的阵法给改一下,不要下次又被人长驱而入。”

“是!”蓝凤凰起身施礼道。

“非非,扶我到后堂休息。”东方暮雪伸出手搭在曲非烟肩上,有些疲惫地说道。

曲非烟闻言大喜,连忙扶着她往后面走去,临走时还不忿地看了蓝凤凰一眼。原来曲非烟年纪虽小,但古灵精怪,心思可不少。身为东方暮雪徒弟,却并不知道东方暮雪女人的身份,和她相处日久,便被她绝代的风姿所折服,心中悄悄以教主侍妾自居,自然看不惯出现在教主身边的其他女人。

“尤其是那个蓝凤凰,仗着自己胸大,经常有意无意在教主师父身上摩擦揩油,真是个可恶的狐狸第一百七十五章侍寝

精。”曲非烟瞅了瞅自己的小胸脯,一张小嘴顿时撅了起来。

“我怎么办?”宋青书一愣,喊住了东方暮雪。

“蓝凤凰,你好好招待宋公子,他是本教主的贵客。”东方暮雪淡淡说了一句,很快便消失在殿后。

“呃~”宋青书呆立半晌,他本以为到了五毒教,东方暮雪便会告诉自己什么办法才能恢复功力呢。

“蓝凤凰见过宋公子。”在他愣神之际,蓝凤凰笑吟吟地走到他身前。

“蓝姐姐的声音真是好听。”宋青书回过神来,真心实意地称赞道。

蓝凤凰闻言大喜,脸色便如春花初绽,大增娇艳之色,微笑道:“宋公子的性子可不像一般汉人那样遮遮掩掩哩,不过我喜欢。”

“在下的性格本来也挺委婉的,只是见到蓝姐姐这样一个大美人,又生了这么一副好嗓子,若是不将心中所想说出来,晚上肯定会憋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蓝凤凰活泼开放,宋青书和她说起话来仿佛又找到了前世调戏女下属的感觉。

蓝凤凰脸色一红,抿嘴笑道:“宋公子是教主贵客,蓝凤凰又怎会让公子孤枕难眠呢。我们苗家女子向来热情如火,公子又是如此玉树临风,想必她们都乐意晚上来服侍公子的,公子只管仔细挑挑,看中了哪个就直接告诉我哦。”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第一百七十六章白绸落红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笑着说道:“其他女子又哪有蓝姐姐这般风韵,不知道我选姐姐行不行?”

蓝凤凰表情有些尴尬,柔声说道:“本来奴家服侍公子倒也并非不可,只是奴家已经是教主的女人,不方便再服侍其他男人,还望公子见谅。”

“那可就难办了,我对教中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啊。”宋青书也不拆穿她的谎话,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看来公子不喜欢我们苗家姑娘啊,”蓝凤凰目光扫到一个身影,顿时计上心来,“那我晚上送一个汉家姑娘过来,包君满意。”

宋青书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刚才跟在何铁手身后的那个少女正可怜兮兮地被五毒教众绑在殿中,不由愕然说道:“你们本来打算怎么处置她?”

“若是公子看不上她,按照五毒教的规矩,对这种被俘虏的敌人,往往会送到灵蛇窟,受那万蛇噬身之刑……当然,如果公子临幸了她,她便是公子的女人,奴家自然不会为难她。”担心宋青书一直缠着要她侍寝,蓝凤凰眼珠儿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宋青书一愣,没想到笑语嫣然的蓝凤凰,说起那般恐怖的刑罚,居然如此云淡风轻。

“那公子要不要这个女人侍寝呢?”蓝凤凰柔声说道。

“你都这样说了,我哪忍心看着一个美少女香消玉殒?”宋青书苦笑道。

“小姑娘,你晚上要好好服侍那位公子,不然明天我真的会把你扔到灵蛇窟里去哦。”蓝凤凰来到钟灵身旁,一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诺,把这个带着,明天我要检查。”

钟灵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白绢,一头雾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垫在那下面……”蓝凤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钟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明天我会检验上面有没有落红,别想骗我~”

宋青书在房间里刚洗漱完毕,一个少女便敲门走了进来。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她圆圆的脸蛋,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满脸天真浪漫之色,只可惜如今却带着一丝惊惶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宋青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她容色娇美,楚楚动人,心中已生摘采之意。当然,他也不至于猴急得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般,深知先沟通一下感情总能事半功倍的。

“我叫钟灵。”少女娇怯怯答道,目光四处闪躲,思考着脱身之法。

“钟灵?”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连忙试探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一个

偷香高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CN阅读 关注后回复:偷香高手 即可立即阅读

看本书的读者还看了下面的作品
最新资讯
热销榜
1棒球学园之挥棒吧,少女!

恋神 |青春校园

阴差阳错,她女扮男装进入棒球学园打棒球。 教练不看好她,她就努力进步给她看。 队友不相信她,她就赢得胜利给他们看。 他说他爱她,就算她是个男生。 她莞尔一笑:“好,等我拿到世界冠军,就给你个惊喜。” 青春无悔,梦想不死!!!.....

查看更多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